一年沒有多少天好日子的流浪動物

每次打風,大部份人都會渴望打得成。想放有薪假,人同此心,無可厚非。但一想起那些流浪動物,我的想法就不同了。
以前我一直有照顧清水灣某村落的流浪狗。記得多年前一次打大風,十號風球時,我跑去查看一群剛出生的小BB,遍尋不獲。最後發覺原來狗媽媽已把八隻小B 逐一搬到山間隱蔽處。媽媽和BB都渾身濕透,一直顫抖著。當時眼見已有幾隻BB是已經死掉了。但媽媽不讓我碰他們。晝面很淒涼。我放下食物,無奈的離開。風球落下,我再去找她們。只剩下幾隻BB的屍體,媽媽帶著BB又不知跑到那裡去了。最痛心是另一隻我照顧了超過半年,毛囊虫接近痊愈的小白,竟然被大雨沖到山澗,活活的溺死。

流浪動物最大的敵人,是人類與天氣。人類不提了,大家心中有數。至於天氣,刮風時要擋風避雨, 嚴冬時要捱冷抵餓。 酷熱時怕中署,還有聞風喪膽的烏蠅虫。

每逢夏天,NPV都要處理很多戶外狗隻被烏蠅虫襲擊的病例。今年也不例外,前天一次過來了兩隻來自獅子山的流浪狗 – 一哥及五哥。不要少看他們身上不到一吋的小傷口,其實虫卵已腐蝕到很深很深,把爛肉切除後,傷口過兩呎長。 兩隻狗長相都相當有趣,有點混了拉布拉多。希望康復後有人收養,不用返回獅子山,再和人類與天氣博鬥。

順帶多謝很多人捐款給NPV為獅子山的流浪狗進行TNR。雖然怎樣也不及漁護署剎狗快,但各有各做吧,我們倒有一點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愚勇。也要多謝捐狗糧的朋友,起碼山上的狗吃乾糧,健康會好一點之餘,衛生環境也好一點,不給人家抓話柄。

暴風雨過後,又來酷熱天氣。 他們一年不知有多少天的好日子。幸苦了一批永不言休的義工。你們才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