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7月9日 有誰不想和理非 NOW.COM


 

針對幾個星期以來的「反送中」運動,不少動物維權人士包括我都放下自己所謂「中立」的身份,或那份「動物唔關政治事」的政治潔癖,放膽在不同的平台表態、聲援年青人及向暴政咆哮!如此,也引起了一些社運人士的「刮目相看」,紛紛說「連和理非非的動保膠都忍唔住出聲啦」!看到這裡我倒有點哭笑不得!

 

動物界以外的人可能有所不知,其實做動物維權或環保的一點也不和理非,你可以google 一下外國的環保組織是何等勇武。至於香港,也來數算一下我們激進的抗爭紀錄:2013年,一隻花貓被人齊刀斬去後肢,義工報案時竟換來一句「一隻貓啫」!激發起百多人到荃灣警署示威。未幾,屯門區又有一隻貓被人斬腳,警方又是冷處理,我們號召過百人圍堵屯門警署,最後當值警長及警民關係科親自出來向示威者作出回應。2014年一隻狗在荃灣被吊上燈柱,我和毛孟靜議員聯同五十多人衝入新界南總部報案室示威,還記得當時毛議員也有勸止,但虐待兇徒之猖狂,令我們忍無可忍,眼前只有怒火。 2015年幾十位反皮草動保人士衝入會展展館,直接在參展商面前抗議,叫皮草商滾出香港!過去幾年亦多次嘗試闖入海洋公園抗議園方困養海豚!也試過遊行到中聯辦抗議玉林狗肉節,在門口撒滿一地示威牌!當然我很明白社會氣氛不同了,換了今日,百幾人闖入警署報案室示威的下場應該是不堪設想的。

 

但撫心自問,比起今日年青人的犧牲,我們的所謂付出只會教我無地自容。

 

動保不一定和理非

 

大家可能不禁問,「搞動物維權啫,使唔使咁激呀?」問理同心,社會上的確也有很多人問:「年青人點解唔和平理性表達訴求?」原因兩個字咁淺:絕望。

 

一百萬人遊行,以為政府唔跪低都會態度軟化吧,但竟然遊行市民還未散,政府就急急出了聲明,說會繼續強行二讀。年青人別無選擇之下,用身體阻止會議進行,結果逼到政府暫緩,卻付上了極為沉重的代價,而往後所爭取的五大訴求,不管是二百萬人又上街、五十萬人又又上街、二十三萬人又又又上街,只要是和理非的話,政府都會視之為市民的假日節目。即使有人「死諫」,四個年青人的生命竟然換不到林鄭半句慰問。 所以,當大家批評年青人今日的抗爭是背棄了保守的香港人對和平的期望,請先理解他們的「絕望」。

 

相同的絕望

 

我不敢說我完全理解,但在香港爭取動物權益所面對的絕望,應該是大同小異吧。過去這些年,我們看著動物沒完沒了的被虐待,要求政府仿效西方國家,成立動物警察,專責去打擊虐待動物案件。但警方的錄音機又重覆播放著:警方現行的編制行之有效,會嚴肅處理虐待動物案件。這正如林鄭不停向大家重覆又重覆:我會虛心聆聽,繼續與年青人同行!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54781&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