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6月25日 香港人的義怒 NOW.COM


 

這些年,我積極推動反虐待動物的運動,不是因為我比其他人有正義感,只是由於工作關係經常接觸動物,每次看到有動物被殘暴對待,心裡的難過酸楚久久不能平伏,對這種「大蝦細」的不公義感到莫名憤怒。

 

多年前,有一隻唐狗叫幸子,被狂徒斬了十幾刀,身體像一隻片皮鴨,後腳被削成像一雙筷子!當狗狗放在我診所的手術枱上,那一刻我心膽俱裂!這是黑社會尋仇嗎??要何等深仇大恨才可以下此毒手?又有大家都較為熟悉的花貓麗麗,當我第一眼看見牠的後腿很齊整的被斬斷,眼淚一直的流。並不是我特別的感情豐富,只是我「有幸」比一般人有更多機會遇上這些令人痛心疾首的慘劇,「行公義、好憐憫」的狀態才一直如此崩緊!

 

今日,香港人又看到什麼? 那份義怒一夜之間都爆發出來了。

 

6.12 那天,我身處金鐘。我是廢老,並不是走在最前,但和其他人一樣,硬食了幾枚催淚彈後,身體敵不過意志下還是被逼退到室內暫避。 我在海富中心一樓商場忙著洗眼,突然聽到不遠處猛然起哄,我沿著沸騰的人聲跑去,只見一班年青人在商場的天橋拍打著玻璃窗,不斷高呼:「停手呀!唔好打呀!唔好打呀!」我把頭鑽進人群,往下看那早已清空了的街道,有六、七個儼如鐵甲威龍的黑色大漢壓著一個示威者拳打腳踢。我身邊有幾個女生跪在地上痛哭:「做咩打佢呀?!打死人架!唔好再打呀!」我下意識想衝落去阻止,但所有出口都佈滿了催淚煙,還未及想到其他方法,那位任人魚肉的年青人已被一群不知是速龍還是暴龍拖到沒有人看得見的地方。

 

我找到一個角落坐下,定一定神。腦海忽然出現了2013 年順利村踢死貓事件。那隻小花貓miu miu ,像皮球一樣被六、七個人圍著亂踢,很像很像剛才那位年青人呀!

 

當我們看到有弱者被打到頭破血流,心生憐憫是人之常情!而這些弱者,可以是動物,可以是人,有學生,有少女。來看看那段視頻,那位穿著短褲的少女,手腳無駁雞之力的纖幼,被撻在地上然後再被大型盾牌往她身上劈下去,有點像在鉆板上的雞鴨被人亂斬。 那少女只有在地上捲成一團,我又不禁想起早前被人用高爾夫球棍亂棍敲打的小狗!不同是我們還聽到小狗的哀鳴。

 

然後那少女像一件垃圾般被拖行,期間上衣被掀起了,她的內衣被暴露的同時,也暴露了人在失去理性時的殘暴不仁!

 

這的確是普通人日常生活看不到的畫面啊! 由此路進,我們不難明白,為何六一二事件會如此震撼人心,叫人難以輕輕放下。香港人對這種「大蝦細」的不公義看不過眼,義怒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那些倒在地上任由正法的學生,就仿如被虐待的動物,手無寸鐵,毫無反抗能力,偶爾或許會垂死反撲,吠叫幾聲,最後又如何敵得過一個又一個的巨人?在那些警察眼中,這些「廢青」可能豬狗不如,非狠狠教訓不可。但要何等深的仇恨,才可以叫本來是正義化身的執法者,將年輕人壓在地上亂棍毆打時而動不了半點憐憫之情?一眾手執公權力的高官事後何以可以無動於衷?!

 

不愛動物的人當看見動物被虐待會不以為然。我們的政府,你還愛香港的人民嗎?

 

從事動物權益的人的起步點都大同小異,都不外乎是看到弱小的動物被凌虐而義憤填胸,希望為被欺壓的爭取公義。如人類像無助的動物被自己的同類xx。可能,在那些警察眼中,這些「廢青」豬狗不如,死不足惜。我又不禁問,要何等深的仇恨才可以叫這些本來是正義化身的執法者,將手無吋鐵的小朋友壓在地上亂棍毆打,而動不了半點憐憫之情!

 

不愛動物的人當看見動物受傷會無動於衷。我們的政府還愛香港的人民嗎?

 

我們對這種「大蝦細」的不公義看不過眼,義怒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53076&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