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10月1日 賽馬的騙局:騙人騙馬騙自己 NOW.COM


 

馬匹「天祿」的馬主何君堯由於個人言行太過惹火,令馬會基於安全理由要取消「天祿」有份參賽的整個賽馬日,而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天祿」再報名出賽,同樣的危機與風險都會出現,不管何先生是否自願,「天祿」是幾乎沒有可能再出賽的。

 

於是何先生為「天祿事件」發出聲明,宣佈退賽之餘亦為馬匹申冤,說天祿不能繼續參賽是違反動物權益!

 

馬主權益還是動物權益?

 

何生邏輯混亂,癲倒是非黑白一向聞名於世。今次竟然拿動物來開玩笑,事後很多人(包括我)都群起攻之,指出他歪曲「動物權益」,明明是一己私利,卻說是捍衛馬匹的權益,可謂打橫來講!PUT WORDS IN HORSE’S MOUTH。

 

參加競賽從來不是馬匹自己的意願,也無權選擇幾時出賽,幾時倦勤。 馬匹大半生要天天操練,競賽,爭取到的榮譽與獎金都屬於馬主。 所以「天祿被停賽」一方面只是剝奪了馬主的權利,一方面是重獲免於勞苦的權利,反而是「動物權益」的彰顯。何生用拙劣的語言技巧去偷換概念,騙了自己也騙不了天祿。

 

但我想深一層,這種偽善在馬圈其實是常態,用扭曲的邏輯去美化自己的惡行並不是何君堯先生的專利。事實上大部份的馬主都都預設了自己是「愛馬之人」,然後都會拋出一套似是而非的賽馬理論去合理化自己剝削動物的行為。

 

來看看一些比何生更荒誕的例子。藝人蘇志威先生養了一匹中班馬叫駿王。2017年來港後成績一直浮沉,更被腳患所纏,最後終於在2018年勝出第一次頭馬,馬主將此勝利歸功於他對馬匹不離不棄! 這個「不離不棄」其實比何生說的「出賽權利」更監人賴厚。馬匹有傷患還要繼續跑並不是馬主不離不棄,而是不肯放牠一條生路。

 

荒誕與謊言不斷重複就很快習以為常,連自己都信以為真。駿王取得處女勝利後再次一蹶不振,連續七次跑十名以外,傷患纍纍,後來更因為心律不正在賽事中途要被拉停。馬會亦認為馬匹健康成疑,要多次試閘合格才批準出賽。然而,「愛馬」的馬主並沒有讓馬匹退下沙場,讓其安享晚年,而是依然「不離不棄」,強逼馬匹繼續征戰,最後駿王又一次成功爆冷,令馬主夫人亦喜極而泣,為馬匹感到驕傲! 蘇志威更揚言駿王要跑到十歲。如此不離不棄,即是馬兒有排捱!!

 

美麗的謊言

 

香港另一隻明星馬巴基之星,在一次大賽中成1.2倍大熱門,卻在賽事途中拒絕展步罷跑!這種行為明顯反映出馬匹的厭戰情緒。然而在馬匹已經完全停步後,騎師莫雷拉卻繼續打鞭,逼使馬匹完成賽事。事後莫向馬會解釋是在「教導」馬兒,要牠好好學習不要隨便放棄! 這些巧言令色,可以騙到萬千馬迷,最重要是可以騙了自己!馬兒在被教導的過程所受的傷害,換來了騎師及馬主們在以後賽事的長遠利益。

 

純種馬的悲歌

 

我也必須利申,我曾經也是這種無恥之徒的一份子。年青時我是超級馬迷,經常掛在口邊說馬匹是天生喜歡競賽的,所以賽馬是「一家便宜兩家著」。但後來深入了解到「純種馬」的歷史,才知道競賽馬就像「純種寵物」一樣,是人類人工培育出來的「怪胎」,失去了動物的天性,都是為了滿足人類的貪婪與虛榮而存在。不同的是寵物是玩偶,還算萬千寵愛在一身,純種馬卻是奴隸,一生征戰沙場,傷病纏身,淒涼退役後不得善終。

 

賽馬運動是地球上最具規模最制度化的虐待動物,為了一眾持份者心安理得,謊言就越說越大,偽善公關SHOW就越五花八門。賽馬已被包裝成國際級的運動盛事,也注入了很大的慈善水份,大到你不能說不!

 

「天祿」如果最後真的可以退役,不用再征戰沙場,當然是福。但退役後的命運則完全由馬主操縱。會被人道毀滅?送到騎術學校?運返大陸?還是可以幸運返回原居地澳洲安享晚年?還要看何君堯先生的真正愛馬情操了。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64737&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