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1月22日 慢活的貓兒 NOW.COM


 

一次意外,給了我一個突如其來的假期。教我在家跟我的貓貓好好的上了一課。

都說貓有很多事情值得人類學習,其中之一是慢活。

近年,西方興起了「慢活主義」。鼓吹現代人放慢生活的節奏,享受簡單而有意義的生活。但劈頭一個慢字,已叫香港人皺眉頭了。慢?點搵食呀??慢,根本不能生存,又如何談得上生活。

急、趕、快是香港人生活的寫照。很多是生活逼人沒有選擇,你跟一個身兼幾職要養家供樓的人談慢活,簡直難聽過粗口。但亦有不少是自討苦吃的,身體流著不甘悠閒的血液。 我是很典型的金牛座,一個效率主義者,追求理性、邏輯,實事求是。身邊的同事形容我是「火燭鬼」,什麼問題都要即刻解決,好像每日都活在火場一樣的。 心急的程度有時連自己都覺得不可理喻。那天在路上匆匆忙忙,腦裡當然在盤算著三五七樣事情,一不為意被不平的地面絆個正著,碰巧當時身處的是一條窄巷,兩邊避無可避之下身體唯有向前翻,可能走得快,衝力大,電光火石間不知怎的額頭著地,感覺一陣暖暖的,原來已是血流披面,被送到醫院連了十二針,右眼腫得像個雞蛋。

活了大半生,印象中沒試過無緣無故的躲在家「休養」。我當然也是會放大假的,但總會事先好好安排,至少會很安心的不讓假期影響工作。今次被逼放假,沒有外遊,是24小時足不出戶,換言之是全日的陪著我家中五隻貓貓,可以很完整很仔細的了解牠們生活的細節。 其實貓的生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內容,大部份時間都是圍著我睡,只要我坐在沙發,身體不同部位都會黏著貓,此起彼落的呼嚕呼嚕,彷佛在吸收我的能量來苦練什麼神功。牠們其實沒有睡醒的時候,只有我手腳麻痹的時候。 吃飯是他們漫長的睡眠工程裡的中場休息。 吃飽了也不急著找事做。 各自在家的不同的角落發呆,最熱門的當然是窗邊太陽照射得到的位置,陽光下咪著兩眼萬分陶醉的樣子,是貓咪的模範。 偶爾都會找些事忙,煞有介事的在本來已很熟悉的家四處探索。幸運的會發現一些小昆蟲,然後用一天時間盯著牠。 彷佛可以用念力將牠置諸死地。對於這種不積極的處事方式,我十分的不認同。

我家有一隻老貓,剛剛從醫院病癒回家。本來已崇尚慢活的牠就更加慢條斯理。那天我看著牠步履蹣跚的走到餐桌附近,眼睛往上打量,我想牠應該是想跳上桌上。但遲遲沒有起跳。牠望了我一眼,然後又往上凝視,應該是一邊在盤算著桌的高度,一邊在懷疑自己的能力。良久,牠作勢想跳了,然後又停下來。最後牠決定放棄,無可無不可的走開。那刻我想,我的貓也實在太有智慧了,如果我是貓,那天是百份百的沒有可能受傷。只要我放慢腳步,慢慢看清週圍環境,可能慢了十秒鐘,卻省回了因受傷而損失的時間與金錢,甚至是不能逆轉的健康。

慢活,其實重點不單在慢,而在活。如果只顧著生存,卻忘了生活,那是自己生命的缺失,也是對身邊的人的虧欠。我埋著頭用更短的時間完成更多的事情,但抬頭卻已發現錯失太多。如果我不是好好的慢下來,已不能好好認識自己貓咪。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35062&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