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在am730寫的第一篇動物專欄,寫男人為動物流下的眼淚是最真摯的。今日是我最後一次在這裡為動物執筆,也有百感交雜的淚。

 

昔日香港還是以紙媒為主流,能夠在報章雜誌定期寫專欄,會被形容為有自己的地盤。 大抵意思是有一個自己專屬的平台, 說出自己所愛所想所信的。也算是一種珍貴的特權。 我年青時寫過很多專欄,談音樂說電影講廣告。後來從事動物權益工作,就開始在不同媒體「霸」了一些地盤,寫動物。

這種地盤有點不同,是為動物而「霸」的,因為「動物權益」在香港是冷門議題,要人家肯讓出珍貴的版面給你,也非輕易。有幸過去8年,可以在am730 風雨不改的為動物發聲,寫出香港動物的大小事,是我一生最無憾的事之一。

 

不下一次有人問,那有這麼多關於動物的題材,寫足咁多年?坦白說,從來沒有一次我是擠不出話來的。 對於我,動物的事總是說之不盡,由感性的生離死別,到知性的醫療常識,到極具爭議性的香港動物政策,及世界性的動物議題,我都很認真的寫,亦寫得很快樂。 每一次,我都代入了動物,彷佛牠們自己在口述,我只是代筆而已。 有動物被剝削,如我不敢直言,就等於動物的聲音被埋沒了。 在地球上, 動物永遠是弱勢中的最弱勢,我的存在,不過是一片碎石激進海洋,濺起了一點水花,讓一些人知道,人類以外,其實還有動物的位置,牠們感受到痛苦、驚慌、快樂。 這一點,能夠讓越多人知道,就好了。

我們都很愛香港,背後意思應該包括我們想香港變得更好,香港的人和動物都可以過得更好。

再會。

動物緣 – 麥志豪,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FB: http://www.facebook.com/mark.mak.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