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9月27日 生態與人道的迷思 AM730


 

常言道不要干擾大自然生態,包括當中最重要的成員──野生動物。生態有它很完美的規律,會自我調節達到最平衡的狀態。但生態這回事,從來都不是百分百「自然」的,只要有人類的地方,就有一定程度的介入。

特別是生活在人煙稠密的香港,城鄉已沒甚麼交界可言。即使郊野公園也背負著服務市民的任務。說不介入大自然不過是空話。

 

那一天取道大埔道回家,順道往金山郊野公園的停車場,探望一下這裡的主人家,猴子與野豬。據報道有一隻前腳有重傷的野豬在這裡出沒,即管看看是否幫得上忙。

我一下車就有一家六口大大小小的野豬過來討吃,我深知這會破壞這個野生家庭的生態,自然就硬著心腸不餵,我眼見眼前這家人隻隻豬圓肉潤,拜遊人所賜,也應該不愁三餐。相反一班野猴就蹲坐在人工斜坡上,可能早已吃飽。

我看著這群與人類共存共居的「野生動物」,隻隻都肥肥的精神飽滿,應該是不太自然的生態吧!我又想起那重傷的野豬,從網民拍到的照片所見,瘦骨嶙峋,應該是受傷的關係,不管有多少食物供應也搶不了吃吧!心想如果真的碰上牠,一定要給牠吃餐好的。

 

且慢!不是說過不要餵飼野生動物嗎?但人之所以為人,就是不會見死不救吧。事實上如果能夠捕捉到受傷的動物,人道立場也是會醫治的,這不又是一種干擾或介入嗎?但是為了讓動物的數目控制在合理的範圍,我們應該忍心看著動物「自然死去」的。但又是誰去決定這個所謂合理的數目呢?不又是我們人類嗎?

幸好我沒有碰上牠,這是我不能理順的矛盾。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