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9月13日離家出走AM730


 

這些日子,茶餘飯後,都聽到很多人在討論移民。加拿大、澳洲,門檻太高了,台灣於是成為了熱門選擇。連馬來西亞、沙巴的「第二家園計劃」也在考慮之列。最近有人發現馬爾他原來才是「筍盤」……可見香港人求走心切。
我沒有很確切的移民數據,但我親身見證的移民個案實在不少。這兩個月來至少有十宗有關「寵物移民」的求助 (過往是一年才三數宗),主要是移民前,主人要替動物做身體檢查、打國際晶片、取健康證明等等……當中,看到主人排除萬難也要和「動物親人」離鄉他去,不無感觸。

我自己是澳洲籍,沒有移民的煩惱,但也不可能不為將來作盤算。而最大的盤算,當然是伴隨著我的貓子女。

二十年前,我帶著兩隻貓咪從澳洲回流香港,因為原居地是澳洲的關係,已經是得到最好的待遇而不用坐移民監。但貓咪要在機倉坐困十多個小時,那肯定是牠們人生最大的煉獄。設想自己莫明奇妙的被人綁架與世隔絕十小時,大概會明白那種恐懼與不安。記得當年通過了海關去接我的貓貓,看見牠們目光呆滯,看著我不停抖震,我按捺不住當場就哭了出來,發誓再不要我的貓貓因為我的緣故受折磨。

所以,即使一天情非得已要跟香港道別,我也一定要先等身邊的貓貓百年歸老。而且一定要控制自己的「同情心」,堅持不再領養新的動物。過去一年間,由19歲到15歲,我已失去了三個子女,如今還在身邊的,最年長的12歲,最年輕的只得5歲。以我過往的紀錄,我的貓貓壽命平均都有15歲。如此推算,我還要繼續留在這個我又愛又恨的地方,作戰十年!
​​​​​​​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