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7月26日誰大誰惡誰正確 AM730


 

《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建制集會上發言,呼籲大眾遇上黑衣人(意指年輕的抗爭者),要用藤條、水喉通來對付,而他認為這是「打仔」、「教仔」。

社會上隨即鋪天蓋地的對石的言論予以強烈譴責,認為這是煽動暴力,到其後發生「元朗恐怖襲擊」,與石的言論相輝映,致令城中人紛紛與石畫清界線,恥與為伍!

其實石的言論,和文明社會最背道而馳的不在於暴力,而在於他寓暴力於「教」。這可能也是大部分上一代長者依然揮之不去的意識形態。 認為掌握權力的人,不管是政府、師長、父母,對那些教而不善的晚輩,可以嚴懲,即使對對方的身體造成傷害,都不算是暴力,只要是出於善意,是無可厚非的。

我想分享一些「教仔」的故事。 幾年前在黃大仙有一位女街坊,手執著她飼養的貓,猛力的將貓的頭向地下撞了三下。 整個過程被途人拍下,並向警方舉報虐待動物。女街坊理直氣壯,堅稱自己只是教貓,並無意圖傷害牠,更枉論虐待動物!警方徵詢過律政師意見後,決定作出起訴,最後亦罪名成立。我也試過舉報一名街坊,他在街上用木棍扑打自己的狗隻,辯稱只是管教牠不要亂過馬路,最後當然也虐待動物罪成。

文明的社會不單不容忍暴力,也不會接受「誰大誰惡誰正確」,不管你的權力有多大?你是特首?你是一哥?你是大財團?又或者你不過是一名狗主,你也沒有被賦予權力向任何一個人或動物使用暴力! 我不相信石鏡泉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只是他依然眷戀著昔日父權至上的野蠻思維,不懂和文明社會接軌。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