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人類問題人類解決 2019年7月19日 AM730


 

這段時間大家聽得最多的說話應該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而我想延伸說:人類問題人類解決。

自6月9日開始,香港沒間斷的出現群眾示威活動,遊行人數少則十萬,多則二百萬。示威集會也以幾千人起跳,警民雙方都筋疲力盡。怪得誰?大家心中有數。 但在7月7日的九龍區遊行裡,我第一次看到警方出動警犬候勤。後來幾次遊行示威如屯門、沙田,都有警犬遊走於警隊的防線,偶爾聽到狗狗的吠叫,也有遊行人士嚇至跌坐地上不敢前行。場面未算緊張,但也令人膽顫心驚,擔心一旦擦槍走火,人狗肉搏,場面是多麼不堪?!
我先不說動物權益,不討論是否應該訓練動物做工作伙伴。但派警犬控制人群是絕對值得商榷!

警犬隊於1949年成立,成立初期主要負責邊界和郊區巡邏,主要對象當然是非法入境者。至八十年代開始訓練爆炸品偵測犬,後來擴展服務到緝毒犬。於2010年開始,所有新晉巡邏犬均需要接受緝毒訓練;成為兩用警犬。

由此可見,警犬的主要職能都是偏向靜態的。即使在巡邏時要追捕疑犯,都限於是一對一,可以阻嚇的對象都是數量有限吧!假設警犬身處幾千人中,被嚇退的一方應該是狗狗!但經過嚴格訓練的警犬忠心、勇敢、服從,以一敵百都在所不辭,悲劇的出現可想而知。

幸好現在只是「候」勤,還未執勤。聽過一些現場警員解釋,狗狗只負責偵測現場是否有危險物品。我唔敢教阿sir做嘢,但以當日沙田新城市廣場一役來看,兵荒馬亂之際,領犬員顧得人群顧不了自己更顧不了狗狗。警犬的出現,似乎只會幫倒忙吧!那又何苦呢?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