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好了點沒有?


沙井裡的阿秋,離開了七日了。即所謂過了頭七。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對神靈是敬重的。對於動物的今生來世,我只幫到前者,後者無能為力。我明白所謂身後事,大部份都是給人類自己的心靈治療。 動物能真正受惠到多少,確是未知。但你有勇氣不做嗎?我真你沒有。寧願多做,也不敢有負於小朋友。

在NPV離開的每隻動物,有主人或義工善後固然最安慰。那些凋零落泊的無主孤魂,送他們到堆田區和垃圾相伴?又於心何忍?我會跟那些很「瀟灑」的主人說,把動物留下吧,我們會自費給他火化。

至於流浪動物,難道「生養死葬」都沒有他們份兒?生前既已如此坎坷,死後何不給他們享受半點風光。
阿秋,是我見過死得最慘的流浪貓。每次想起他在沙井裡沒有光線、沒有空氣、沒有同伴、沒有糧水…身體的苦難應不及那悚然刺骨的惶恐。人生最後的一段日子就是在泥沼及糞便的包圍下渡過。 不知道是為了安慰自己還是安慰阿秋,明天,我想給他風光一點的步上彩虹橋 – 如果有的話。

明天下午二時,我為他預備了一些鮮花,一些罐罐,一張往生被,還會有些朋友…和他道別。
阿秋,今日秋意很濃,怪你沒福份享受這涼快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