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好好活下去


讓我們好好活下去
我寫了這樣的一本書:讓我們好好活下去。
「我們」 — 是指一眾在街上掙扎求存的流浪社區動物。
我用文字紀錄了12個香港流浪動物真實的悲慘故事,而cuson的插畫,令本來慘不忍睹的可以入屋,卻依然真實。
從寫第一個故事開始,我已經在想,有什麼香港人會看這樣的一本書?
香港養貓養狗的人是很多的,據政府統計有二十多萬戶。我們是否可以引伸說香港愛動物的人也不少?
或者說,我應該相信香港人普遍都是善良的,即使不太明白什麼是動物權益,但整體來說善待動物的人應該是佔多數吧。虐待動物之猖獗,只是制度上的漏洞縱容了少數人作惡而已。
但香港人的所謂善待動物,卻也是會隨對象而改變的。先撇開食用動物不談,即使是貓狗也會遇到待遇差別。你見過多少次有人拖著名種狗在街上散步,碰到流浪狗會彈開三呎,什至會致電漁護署舉報,即使明知流浪狗被捉後的命運是被人道毀滅。這門子的愛動物,是何等的精神分裂。
一般來說,普通市民碰到一隻受傷的街貓,橫卧街頭,反應不外乎 : 1. 沒有反應,2, call 食環或電漁護。但我想像,如果那隻受傷的貓是英短(例如像忌廉哥那種),反應會否不同?
在書裡的十幾隻動物,都是爛身爛世甩皮甩骨老弱傷病殘的流浪動物,在一般人心目中,是否還有活下去的價值?
而今日他們,大部份都很幸福的陪著主人活得精彩。
我是一個較負面的人,本來我想書名是「願你們好好活下去」,因為那只是止於一個心願,誰有把握他們可以好好活下去。最後出版堅持要正面一點、勇敢一點的「讓我們好好活下去」。
後來我想,如此也好,「讓我們好好活下去」可以有幾重意思的:可以是流浪動物們自己的互相勉勵,也可以是向人類堅強的宣言,也可以是向人類一種請求,「請高抬貴手,給我們生存的空間,讓我們好好的活下去」。
書展過去了,書賣光了。我可能也要對香港人有一點改觀,原來,也有這麼多人會願意去看一本關於流浪動物的書。 希望這是一個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