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


這幾個星期,可能是上天跟我開玩笑吧,四個後肢傷殘的小朋友來到我面前,在生與死之間,我無能為力,好像沒有一個決定是做得對的。 從前我自恃的小聰明,令自己顯得份外滑稽。
這些年來,雖然說不上與動物共生死。 但面對動物的生與死,幾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

曾經多次被邀主講 如何面對動物之離世,又以導師身份主持過「善別班」, 在診所經常也協助動物主人,如何去為動物的「去留」做抉擇,儼如一個「專家」。 我有為診所護士醫生清晰寫下了「安樂死」的指引,以確保我們在動物生命上不能有半點輕率的態度。
但原來,站在抉擇當前,我也不過是如此無知,如此軟弱。

有一點我一直堅信,動物自有他們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情。而人類之所以為萬物之靈,是指我們被賦予了管理動物的重責。在重要的時刻,生死關頭,我們要以我們的智慧,作「逼不得已」的介入。就像當日挪亞被授命,把所有動物各只救一對上方舟,他要訂立揀選的準則,救健康的?還是救可憐的?救身邊的?救善良的? 當要抉擇犧牲其他動物時,是要無比的智慧與勇氣。換了是我,最後可能猶豫不決之下和動物葬身洪水。
到底我有權決定動物的生死嗎? 又或者不是「權」,是責任?
三個星期前,貓咪格格被人虐打,傷了脊椎,下半生下半身都將會行動不便。這個CASE我們NPV醫不了,算是幫我避過了一個為難的決定。但不足幾日,貓貓靚女墮樓重傷,被救到NPV時已奄奄一息。醫生檢查過脊椎神經沒有受損,但斷了前手後腳,而且嚴重內出血。 醫生和義工都贊成讓他安樂走。但我很固執的不肯放棄。一星期後我以為貓咪情況穩定了,但手術之後就沒有醒過來,那一夜我很傷心,比平常一隻貓因病離開傷心很多。 我不單止浪費了診所的時間與金錢,我覺得自己做不好「挪亞」的工作,沒有足夠的智慧做勇敢的決定。因為自己的任性,增加貓貓的痛苦,打擊了醫護的士氣。
然後小狗小啡又來了。小啡早已證實了脊椎受損,一世都只可以用前手爬行。一班義工為他籌集一生的醫療經費,並為他做輪椅。當中一位義工問我,小啡快樂嗎?我們勉強留住他,應該嗎?

天呀,我真的答不了。

到貓咪乖乖,一隻流浪於尖沙咀熱鬧市的花貓,兩隻後腳被鏹水浸過了膝。被救到NPV時已肯定保不住一對腳。但保住命又如何?不能跑跳的她會快樂嗎?可以為她找到一個照顧一生起居生活無微不至的主人嗎?理性告訴我,我找不到一個讓她活著的理由。
我的確想過送她離開,那只是一剎那的決定,但竟然比我當年決定辦NPV還要難。

我想,傷殘的貓其實可以有多痛苦。 我開始從人的角度去想,人失去了雙腳,就一定要自殺嗎? 當然,失去了雙腳必然是一件很遺憾很痛苦的事。但卻也不一定是不能面對的事。殘缺的人可以,貓咪為什麼不可以? 事實上殘缺的貓相比殘缺的人更易去面對現實,至少貓沒有同學,沒有同事,沒有社會要去面對,她們只需要面對家人,如果有的話。

是的,殘缺的貓其實沒有什麼壓力,不用擔心工作,不用擔心歧視,不用擔心伴侶,應該沒有什麼壓力吧。那些所謂壓力,會不會是我自己的壓力?
我開始懷疑,其實乖乖是可以面對失去雙腳的現實,只是我沒有勇氣去和她一起面對吧!

上一個星期,是我一生過得最長的一個星期。乖乖雙腳壞死了,再不動手術就會感染,生命也會有危險。怎樣也要做一個決定。
乖乖被送到手術房,我和醫生在愁眉苦臉,垂頭喪氣,翻來覆去的說「P啦」 (P是獸醫診所的術語,put down安樂死的意思),「唔得」,「有信心嗎?」「什麼信心?」「給她快樂的信心」「唔知。」「P啦」「NO ! I CANT DO IT!」「咁點?」「唔知」。 現在回想,仍然感受到那幾分鐘的難過。

最後做了一個我可能會後悔的決定,一個硬著頭皮分不清對錯的決定。
乖乖動手術的那個晚上,是我人生最漫長的一晚………
看到小乖乖被切去雙腳,那一刻的心情:是恐懼、害怕,是難過,前所未有的難過。
乖乖,我怕我真你不能給你快樂。
但乖乖已乖乖的坐起來了,望著我,我還嚕嗦什麼?

我和醫生做了很多很多功課,想了很多的可能性。看了很多外國的例子,又和人的醫生談過。現在,要做的事:

1.先替乖乖做一張小輪椅,讓她康復後可以即刻享受「走動」的樂趣。

2.乖乖會暫住在NPV,我要開始替她物色新主人,一個我會要求很嚴格的主人,一個「愛心泛濫」的主人。希望你是。
3.會研究為乖乖做義肢的可能性,我和姚醫生已做了很多RESEARCH,我想乖乖有一天可以忘記了「鏹水」的陰影,再跳舞起來。但在香港為動物做植入性的義肢應該是有法律問題要考慮的。要設計出一些「非植入性」的義肢,這個很花時間,很花錢。

無論發生了什麼事,做了什麼決定,乖乖現在活生生的活著就是一個事實,這是我和她都要面對的。這大抵都是經歷嚴重創傷的人的想法吧。
我要為乖乖成立一個基金,希望大家參予及見證她漫長的「重生」過程。請把善款直接存入NPV的匯豐戶口: 015-765415-838,註明「乖乖」。再將收據及捐款人資料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或 WHATSAPP至 5931 9764。

有人說,活著就是福氣。
走著瞧。

font-family: br /
font-family: /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