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心變了,還是狗變了?


是人心變了,還是狗變了?
這兩年來,我對狗的認識起了很大的衝擊。

大概兩年前,我診所後巷有一隻黃貓倒臥血泊中。她身上沒有打鬥痕跡,毛髮也算清潔。唯獨在肚中央穿了兩個圓形的血洞。經過警方近半年的調查,證實是被狗咬死的。
我一直以為,狗要襲擊敵人,會先噬咬對方的咽喉,是什麼時候開始,狗改變了他們的習慣。難道狗有辦法誘騙貓貓反肚給他抓癢,再而乘其不避下毒「口」?!

又有一宗在觀塘發生的「懷疑虐貓案」。貓的肚從左至右貫穿了一個大洞。而漁護署的驗屍報告估計傷口是被狗隻噬咬做成的。
狗在短時間之內,不單改變了自己的天性,還提升了能力。今次當然也沒有襲擊咽喉,但又是用什麼方法可以將牙齒變作「鐵通」一樣穿過貓隻的身體?

然後在屯門警署旁的「貓屍發現案」。我已被逼 (或被催眠) 相信了狗襲擊敵人是不咬咽喉的,但總想不到狗可以如此「口藝出眾」,用口將貓腸排成一條直線放在地上。
當然,最後警方告訴我是可以的,這隻貓,也被警方及漁護署證實了是被狗咬死的。

今晨,在荃灣荃景圍發現的貓屍,在旁邊大刺刺的放了一塊染了血跡的磚頭。這一次我不敢懷疑了,根據過往狗隻的「進化速度」,狗隻拿起磚頭先扑死貓隻再咬穿肚又何奇之有?! 這次我猜中了,據spca初步估計,貓隻是被野狗咬死的。

香港的狗變了種。人心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