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呢D?寫動物


寫呢D?寫動物

喜歡寫作的人,其實都是很愛表達自己的人,什至是表演慾很強的人。

文字,就和歌聲、樂器、演技、舞蹈、圖像、影像、什至時裝一樣,其實都只是一種媒介,讓作者去表達自己的感情思想,最理想是可以進一步去影響身邊的人和社會。而當中,我認為文字是最直接,最赤裸裸的。是非愛恨資訊識見都白紙黑字寫得一清二楚,無所遁形,爽爽快快!

自小很喜歡寫作,開心寫,唔開心寫。想讚寫,想彈又寫。有人讀的寫,沒有人看到的也寫。寫信、寫散文、寫評論、寫劇本,寫得好的,寫得差的,事無大小都寫。目的不是要做一個作家,只是想用文字去表達、去紀錄、去幫自己反思、進步。 年少時第一篇公開發表的文章在號外,是一篇很長的影評。之後在不同的地盤繼續寫影評,連台灣雜誌也不放過。後來不知就裡的寫起樂評,而且一寫就寫了幾年。我又曾經很學術的寫過健體,用文章教人做運動。我想,我大概是那種有人想我寫我就會什麼都寫的人。

不過,卻從來沒有想過會寫動物。更想不到這會是我寫得最用心的課題。

很多人說看我寫的動物文章很易哭,那其實不代表我寫得好,只說明了他們活得慘。

寫動物的故事,是很容易寫的。而我寫很多關於流浪動物的故事,也是很容易感動人的。動物在香港是超級弱勢社群,只要我真實地寫出他們的遭遇,不用任何修飾鋪排,就可輕易賺取大家的憐憫、眼淚。只因他們在香港所經歷的不公義,比起其他弱勢社群更加血淋淋的震撼,但凡有良知的人看到,不痛心也會感到難堪。這些動物朋友們,每日都在這個所謂「文明城市」裡面對不同程度的欺凌、虐待、剝削、丟棄……當然我們可以選擇不去面對,讓良心安樂一點,眼不見為乾淨。所以我更加要選擇寫下去。因為動物不能講也不能寫,我要寫到我們願意面對自己的罪惡,和動物的苦難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