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byNPV文章】不想管你


作者: Jessica

 

是人類破壞他們的棲息地,令他們無奈地進入陌生的人類世界,但後來人類趕盡殺絕,令他們無家可歸

 

2008年5月,青衣島美景花園分別有三個燕子巢及蛋在食店和超市的有蓋橫樑上,有一羣家燕,一家六口,父母上年春天落户美景花園,生下四胎。但隨後有工人依啟勝管理處所示,將青衣島美景花園的三個燕子巢及蛋移走,巢毀卵破。

2016年4月,歌手藍奕邦於Facebook表示其住所外牆發現喜鵲巢,更發現巢中有三隻蛋,但樓下鄰居怕禽流感等衛生問題要求除去該喜鵲巢,雙方與一度發生爭論,不過,鵲巢最終還是難逃厄運。

 

 

 

香港寸土尺金,因為社區發展,社區牛被逼搬遷,沒有立足之地;現時公營房屋如公屋、居屋等大都列明禁止養狗,其公契更是全面趕絕動物,一旦被投訴,該動物便會被逼遷,嚴重的後果是人道毀滅。以上種種的實例,反映出香港逐漸走向歧視動物的冷血城市,這 是我們的─香港﹖

 

就以藍奕邦、喜鵲巢事件為例,藍奕邦在睡房外發現「燕子」後,曾於Facebook求助, 求助一出,不足一小時已有數十名網民留言獻計,包括於鳥巢下加裝鐵板、膠板;加裝閉路電視監視以及報警等。藍奕邦亦表示,樓下太太不斷向業主立案法團投訴,擔心鳥巢會惹來禽流感。業主立案法團因此找漁農署協助,漁農署人員七月中曾到訪視察調查鳥巢,說鳥巢應該已被遺棄,叮囑業主立案法團再作檢查,如果發現鳥巢再有蛋或再有雀鳥使用就不能拆。可惜,事隔數月,他在Facebook上載一段錄影片段,發現有人從樓下單位伸出一支綠色棍破壞並拆除鳥巢。而他的傭人發現鳥巢消失,事後向管理處查詢,管理處指不知情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而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第5條,任何人除按照特別許可證行事外,不得取去、移走、損害、銷毀或故意干擾任何受保護野生動物的巢或蛋。藍奕邦指,拆巢的人可能犯法,亦表明會追究。

 

最後鳥巢被拆掉(來源: 藍奕邦FB圖片)

 

雖然不知「最終兇手」是誰,但從事件看出,藍奕邦住所樓下的太太簡直是自私自利。沒錯,禽流感的確會致命,但漁農署人員已說鳥巢應該已被遺棄,雀鳥已經棄巢而去,也沒所謂「禽流感」問題。而根據上述《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第5條,那位「最終兇手」「當機立斷」進行拆巢,若鳥巢有雀鳥或蛋,即有人破壞生命。還有,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數據,處方於2009年至2014年共收集約74,000隻雀鳥屍體,當中只有41隻確診帶有H5禽流感病毒,佔總數0.06%,而因家居有了鳥巢而感染禽流感的機會亦非常低。

 

香港是世界知名的國際金融貿易樞紐,可惜沒有提供一個大自然與都市融合的環境。人類有發展文明的頭腦,就應有配合大自然的智慧,可惜以上種種例子證明,人類不斷破壞大自然,令大自然失去平衡,生物面對棲息地遭破壞,牠們只可以掙扎求存,無法喘息。現行法例或執法制度的存在漏洞及極不完善,例如動物保護法,虐待動物最高刑罰20萬及監禁3年,可見刑罰有「多大」的阻嚇作用;還有不少物種已下降到瀕危程度,卻還未列入國家重點保護範圍加以保護。

 

不論是陸地上的動物或天空上的生物,甚至海洋世界,彼此都有生命,彼此都需要生存空間,要不是為了生存,他們都不會闖進人多車多的人類城市;或應這樣說,是人類破壞他們的棲息地,令他們無奈地進入陌生的人類世界,但後來人類趕盡殺絕,令他們無家可歸,無地方可生存。我們明白到人類住所有不同持份者,住客、管理處、政府部門等都有各自考慮及難處,但我們只希望人類與社區動物共存,懂得包容及關愛生命,才能和諧共處。

 

不論是陸地上的動物或天空上的生物,甚至海洋世界,彼此都有生命,彼此都需要生存空間。

 

香港人,能否為自己、後代和其他動植物留下生存空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