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6月17日 香港夢 AM730


 

先利申,先聲明,大家不用管我的政治立場,我不黃不藍,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市民,愛動物,愛香港。當我對動物或我的家感到擔憂時,會盡一點力去表達訴求。當然,我不一定對,但我有權爭取。而像我這樣想法的香港人,原來至少有一百萬。

今日,大概是人生中情緒最低落的一日。
當我參與了一次「一百萬人大遊行」後,而政府無動於衷,生活一切如常,早上7時起床繼續上班,好像剛發了一場夢。

這本來就是一場夢。香港怎可能會有一百萬人上街遊行。要在星期日被悶熱的天氣煎熬五個小時又沒有任何著數,這不會是香港人的作風。莫說一百萬人,一萬人已經難。我搞過很多次為動物爭取權益的遊行,從來不過六千人(香港養動物的人豈止幾十萬)。 但這個星期天,的確像發夢一樣,人潮由中午一點開始從四方八面湧至,人民在高空航拍鏡頭下像螞蟻一樣流竄,一百萬也好,六十萬也好,總之是難以想像的震撼,活在太平盛世那會遇上這種場面。 而且由始至終,我們都說著同一種語言,同一句說話。這一天,我從來未如此認同自己的身份──香港人。

但原來這的確只是一場夢。 政府沒有把「一百萬人」當作是甚麼一回事,沒有認真回應,繼續我行我素。 我又再重申:這不關甚麼政治立場的事。 而是一個管治七百萬人的政府可以完全無視一百萬人的想法,對於每一位在星期天經歷完極度震撼的我和你,這個落差之大,難以承受。那感覺不完全是憤怒或難過,而是莫名其妙。背後難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也的確是我們最擔憂的。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