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9月17日 天空正掛着今世最亮的月亮 NOW.COM


 

中秋之夜,我和一班動保人響應呼籲上獅子山拉人鍊重申五大訴求。那一夜的中秋依然,天空彷佛掛著最亮的月亮,照向山上每一位在逆權下抗爭的香港人。

 

獅子山一帶算是我的地區樁腳,多年來我的組織為山上幾百隻社區狗進行絕育。每星期都派義工上山照顧牠們。今夜上山的人潮洶湧,人鍊一早逼爆到山腳。相信山上的狗狗從來未見過如此偉大的場面,如果牠們有靈性,也必回應「五大訴求」,吠叫著「缺一不可」!

 

這三個月,香港是前所未有的沸騰,我們幾乎每晚都在新聞直播中激動地渡過,但生活卻又好像都停頓了下來。 所有議題都要讓路給「五大訴求」。 當然,這「五大訴求」是直接關係到香港的未來,甚至全部。 香港人是否可以享有人權、民主、自由,是否可以贏回失去了的香港? 還看這個運動的成敗,五大訴求最後是否落空。

 

其實,這種生活是很容易教人窒息的,每時每刻都有點像活在生死存亡的邊緣。彷佛香港人,特別是已經失去了太多而不能再輸的年青人,都把人生all in押注到這五大訴求, 我們都不好意思再說其他別的。

有一天,看到澳門有則新聞報導:澳門多個動物組織聯署信要求澳門成為動物友好城市,提出兩項改變,一是停止進口貓狗在寵物店出售,任何想飼養貓狗的人仕都要在當地領養;二是必須以「捕捉、絕育、放回」計劃(TNR)控制貓狗數量,認為「這是控制流浪動物最直接和合乎邏輯的方式。撲殺是無效,殘忍和不道德的。」

 

我看著,竟有點悲從中來。

這其實不是什麼特別的一個聯署,這兩項從來都是動保人的最大的訴求。幾乎可以說是一生所致力達成的願望。深信只有停止買賣才可以竭止商人對動物的剝削,也只有TNR才可改變大城市裡流浪動物的命運。 這個普通不過的聯署,在這一刻看上去卻特別教人傷感。忽然間我很羨慕澳門的動物朋友,雖然他們同樣是活在虛假的一國兩制下,但這一刻還可以很專心的在動物權益的路上打併。

 

檢視一下過去幾個月,香港的動保人都算「不務正業」了,沒有太多機會為動物發聲。 連動物議題裡最重要的169 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的修例諮詢都在這個時代革命的洪流中被淹沒了。我們的確也有試過為被催淚煙所傷的動物發聲,但結果是催淚煙放得越來越兇。 我們嚴厲譴責警隊罔顧警犬安危,將警犬置身示威現場的暴風眼中,是極不文明的自私行為。結果呢,即使連警犬都撲向領犬員抗議,也動搖不了警隊的「良好意願」、止暴制亂的決心。議題本身也缺乏足夠的能量跟進下去。很明顯,在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革命)裡,動物角色的確是微不足道的。

不要誤會,這中間我沒有半點埋怨或不忿。畢竟,如果香港這樣走下去,五大訴求落空了,香港就正式進入一個極權管治的社會,還說動物權益就真的有點令人啼笑皆非。

 

大家心知肚明,如果香港政府只服膺於中共政權及既得利益者,弱勢的市民只會繼續弱勢。

 

何況本來就是最弱勢的動物呢?!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6302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