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4月2日如果一天香港有瘋狗症 NOW.COM


 

請先不要說我在危言聳聽,雖然瘋狗症絕跡於香港已經超過三十年,但中港如此親密,交往如此頻繁,而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有寵物犬貓從大陸走私到香港。一方面是香港海關把關不力,一方面不法商人道高幾丈,香港人買大陸的私人繁殖寵物幾乎已是公開的秘密。如果我說終有一天香港會爆發零星的瘋狗症個案,機會是絕對存在的。

泰國小狗heaven 枉死事件,發展至今,我們都是在圍繞著一個核心去討論:瘋狗症。小狗是有主人的,有瘋狗症的機會偏低,應該先隔離。相反政府就指出泰國是瘋狗症疫區,潛在風險偏高,要果斷處死。由此路進,雙方立場其實都有共通點,就是公眾利益仍是必然考慮。假設香港才剛剛脫離瘋狗症疫區不久,很可能沒太多人會反對立即處死heaven。(而事實上普羅大眾很多是支持今次漁護署做法的。)

因此,我們又不妨設想一下,如果一天香港真的爆發瘋狗症,我們會如何應對?

在一般的情況下,只要有疫情爆發,為了保障公眾安全,銷毀動物是幾乎所有政府奉行的政策。香港最豐富的經驗就是在遇上禽流感時殺雞。中國大陸遇上非洲豬瘟就大規模將家豬活埋。要知道被殺的不一定是染病的,在非常時期,一定是寧枉莫縱,「被人道」的甚至談不上是「枉死」,因為動物的犧牲可以保障公眾的安全,這一切都會被認為是有必要的。

可以想像,如果一天香港爆發瘋狗症,為了保障永遠是最大的公眾利益,大規模捕殺街上的流浪狗似乎是可以預期的政府政策。而且應該不會遇到太大的公眾阻力。至於民間的愛護動物組織或人士,可以反對嗎?有理據反對嗎?夠膽反對嗎?(我自己都未必敢!)還是要跟大隊支持殺狗??!

我想,如果我站出來反對殺狗,反建議政府為狗隻先化驗,隔離,安置,政府當然會「啋我都嘥氣」!相信也一定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因為當「大難臨頭」,牽涉到自身的安全,什麼「動物權益」都會拋諸腦後。就算在捉狗時用了過多的武力,令狗狗受到不必要的痛苦,應該也會被公眾諒解為「有必要的武力」。一句「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就令自己釋懷了。

其實,在人類掌權的世界,是幾乎沒有可能講動物權益的。我們(包括我自己)一直都在向動物施捨著「福利」。但當走到有利益沖突的關口,我們最後都會選擇出賣動物。

而這個關口,其實不是每日都在出現嗎?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43079&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