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12月10日 彩虹背後沒有彩虹橋 NOW.COM


 

在短短兩年多,我四個貓子女相繼離開了我。菁菁,19歲,歲月滿足的離開。藍藍,15歲,肺癌轉移至其他器官衰竭。Bon Bon 也是15歲,腎衰竭。剛剛離開我的堅堅,13歲,淋巴癌。 每一隻離開我的時候都以為那是我最疼愛的一隻,一定是最傷心的一次,卻不料到一次比一次難過。累積下來的經驗並不能讓下次處理得駕輕就熟,反而越來越不知所措。

 

在人類的世界,親友離世後,我們總會想出很多的方法將那份關係延續,或相信可以延續。我們不肯接受他們已完完全全的離開了,於是選擇相信有鬼魂,有靈界,總之他們仍然活在另外一個世界,我們想盡辦法去保持聯絡,甚至會一廂情願透過各樣祭品衣紙以傳達對故人的愛意。也有心存希望有輪迴或轉世之事,不知如何那般最後竟然又會重遇於來世今生。這已經不再是迷信不迷信了,只是因為我們不捨,我們依然放不下,那份思念是一生一世的。

 

人對動物伙伴的執著,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對故人的「幻想」,尚且有幾百幾千的傳說作為依據,也有很多靈異學者成門成派的言之鑿鑿。但關於動物靈界的傳說可謂少之又少。以很多動物朋友都深信的彩虹橋為例,不要說甚麼科學根據了,就連宗教或傳說的層面也找不到什麼記載,也談不上有典故可循。維基百科說: 彩虹橋(Bifrost,Bifröst,古北歐語:Bilröst),意即「搖晃的天國道路」。在北歐神話中,是連結聖域界和米德加爾特(中庭)的巨大彩虹橋。 阿薩神族(Aesir)的諸神每天都會沿着彩虹橋來到世界之樹旁的兀兒德之泉開會。海姆達爾是此橋的守護者,他在此監視巨人國,防止他們對聖域界的侵擾。

 

但問題是,這個關於彩虹橋的西方傳說也不是動物專屬的,不過是類似中國傳說中的一條孟婆橋,是人間到天國之間的一個中轉站。至於為什麼後來會被說成死去的寵物靈魂都會到彩虹橋那裏展開新生,真的不得而知。而且的的確確的有點穿鑿附會的牽強。

 

雖然大家都明白這是自我心靈治愈的過程,但動物主人都管不了,就是要相信。我們都渴望心愛的動物可以離苦得樂,在傷心到肝腸寸斷的時候,想到動物在彩虹橋在那一望無際的草地,沒有病痛、沒有哀傷,快樂地等待著和我們重聚的一天,這的確切實的撫平了不少傷痛。

 

我也強不到那裡,堅堅離開那天心像被掏空了,腦海裡不停Loop著「難離難捨,想抱緊些,茫茫人生,好像荒野……」,理智告訴我要盡快完成後事,而我一生最怕就是送動物子女進入火化爐的場景,每次都是哭成淚人的。那天我在寵物善終公司送別堅堅,但這家公司原來全新裝修後有新的安排,由工作人員把動物帶進火化場,主人是在房外隔著玻璃觀看的,他們把堅堅推進爐內,然後示意我在外按掣啟動火化,我有點始料不及……噢…就這樣完事?如此,今次來不及哭,也沒有生離死別的說再見,沒有難分難解拖拖拉拉,不到—分鐘我的兒子就消失了,之後就化為灰燼。

 

雖然這種感覺很不踏實,但我想,事情本該如此,走的終須走,生命有始有終。甚麼儀式甚麼信仰都不能改變身體已經敗壞,靈魂已經遠去的事實。

 

我不相信有彩虹橋,也相信堅堅已徹徹底底的離開了,不會再回來,堅堅之後到哪裡都好,我都不能再抱你入懷,說我愛你。但我還是會偶爾想起你,因為在我生命裡寶貴的13年,你佔據了很重要的部分。這份思念,是永遠的。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7284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