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9年11月27日 流浪動物的逆轉勝 NOW.COM


 

凌晨五時,一直看著電視直播點票,幾乎大局已定了,那一刻我心暗忖,流浪動物終於有救了!

 

2019的區議會選舉締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奇蹟。不單是那近七成多的驚人投票率,更甚是民主派摧枯拉朽式的大勝,建制派崩盤式的慘敗,不要說預測,就是連想像也想不到民主派可掠奪八成半的議席。說是奇蹟也不足以形容。

 

流浪動物的生殺權

 

所以說世事無絕對!正如做動物權益的朋友從來不相信香港流浪動物有重光的一日,每年捕殺幾千隻流浪動物是最低消費,同政府討論捕捉絕育放回 ( TNR)慘過對牛彈琴!我們已習慣了政府的冷漠,對動物的無知,也不期望官員對香港動物有任何願景,只妄想社區可以善待流浪動物。 而一個社區對流浪動物的取態,則很取決於當區區議員。 由於他們仗著民意的基礎及政府部門的網絡,說區議員操著流浪動物的生殺大權也不為過。 舉個實例,我多年來在黃大仙獅子山一帶為流浪狗進行TNR,漁護署固然反對,早年更遭到幾個頑固的區議員阻撓,吋步難行。 到後來我做了一點成績,議員們開綠燈放行了,還得到一些開明的新議員加持,就事半功倍,如今山上幾百隻狗隻已經絕育,山下民居亦鮮有流浪狗出沒。 黃大仙的街坊不是沒有投訴流浪狗有滋擾,而是視乎當區區議員是否願意斡旋、用心跟進、落力調停。 今年黃大仙區議會更多次和我合作擺街站,做問卷調查,教育居民善待流浪狗。 最窩心是由區議會撥款制作了幾十條巨型橫幅:「善待動物,和平共處!」掛滿了黃大仙慈雲山!

 

奇怪吧!有關流浪動的橫幅,我們見慣見熟的都是「成功爭取捕捉流浪狗」,有些議員更實牙實齒的說明捕捉了幾多隻,顯顯赫赫的引以為政績!雖然事後總會引來很多愛護動物朋友的不滿甚至追擊,但都無阻他們繼續為爭取捕殺狗狗,彷佛他們根本不稀罕你的選票。 因為鐵票如山,他們一屆又一屆的連任,戰績彪炳,血漬斑斑。

 

鐵票如山,一意孤行

 

曾經有一位漁護署動物管理組的朋友跟我說,事實上他們一萬個不願意捕殺狗隻,此苦差吃力不討好。但礙於議員的壓力,無奈只有派員出勤。有時明知捉到的一隻根本不是被投訴的那隻,但為了向議員交差,只有算是狗狗倒運了。

 

我不是偏見,事實上這些多次成功爭取捕捉流浪狗的議員都屬建制派的。 反之大家看看民主派朋友的政綱,幾乎全數都有提及「動物友善社區」、「建設綠色社區」、倡議「捕捉絕育放回」政策。 有不少的大頭宣傳照都是拖著唐狗抱著唐貓拍的。這是巧合嗎?難道沒有一個建制派是愛動物的?當然不是。 只是兩種政治理念有兩套完全不同的價值觀。所謂建制,當然要維護制度的安穩與社區的秩序,所有威脅到大家既得利益的都要消滅。 相反民主派重視較崇高的價值,自由、平等、生命都是從政理念的核心。由此路進, 解決市民投訴成為建制派議員的重中之重,建設和諧共融社區卻是民主派議員的理想。

 

流浪動物是社區動物

 

今次區選的戲劇性逆轉,建制派一夜之間成為了少數派,也標示著一個時代的過去! 一個社區不再是「被管理」,而是由公民和議員共同建設。從我多年來落區的經驗及調查所得,想透殺戮來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的市民是極極極少數。我們可以預期,在民主派主導的區議會下,「成功爭取捕捉流浪狗」這家把戲將成絕響,而各區的TNR亦將會陸續啟動。流浪動物最後可以被正名為社區動物。由「滋擾街坊」變成街坊的一份子。

 

邊個話政治唔關動物事?!香港人的一次逆轉勝,帶給流浪動物重光的一天。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71307&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