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動物警察 2018年01月05日 AM730


隨年漸長,人最怕的就是看著歲月匆匆流過,而且彷彿是年紀愈大,時間過得愈快!至少我這樣感覺。
執筆時鄰居在倒數2017將盡,我的反應是:「咁就一年?!」
一年過去,最難受的是好像一事無成,一年白過。加上已經不是青春少艾,沒有多少光陰可以浪費。這種滋味更加難受。如此就用了一年,還有幾多年可以用?
特別是在香港爭取動物權益的朋友,多年來都感到寸步難行。一年總結,明明做了很多,卻又說不出甚麼實質成果,總有點愧對動物很不踏實的難過。 別的不說,單說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少說都有三五七年了,每次看似有點曙光到最後都是空歡喜一場。而每年香港虐待動物的數字卻有增無減,而且形形色色的,愈來愈「深入民心」。好像近日年近歲晚在郊外發現很多捕獸器,有野豬被捉,有村狗被傷,捕獸器在香港十分流行普遍,是政府束手無策?還是習以為常?不久前又現了過百隻狗被困貨櫃作私人繁殖。這類私人繁殖的處所少說也有幾百,每日都在暗角裡虐待動物,每年成功搗破一兩間不過是杯水車薪。
一直天真以為完全中立的動物議題在這個政治爭拗劇烈的年代應該「漁人得利」,事實又不是,彷彿大家都忙著處理「大事」時,動物的事顯得更加芝麻綠豆。動物警察明明只是舉手之勞,不過是在警隊編制上作少少調動,讓有志保護動物的現役警員可以專責對付虐待動物,讓對的人做對的事,是資源調配而已。君不見警隊不時有新的部門出現嗎?為應付互聯網罪案的有「網上罪行調查科」,連對付大型示威遊行的也有個「特別移除隊」。但無助的動物就望穿秋水也看不見動物警察。
早前林鄭特首在臉書上說會多做一點動物權益的事。所以我還是抱著希望的。
動物警察,還看2018。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