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11月27日 牠們都是天奴 NOW.COM   Recently updated !


 

上星期,澳門廣泛報導了黑熊寶寶(BOBO)離世的消息。消息掀起了民眾紛紛哀悼,社交網絡爭先貼文「永遠懷念你」!一生坎坷的BOBO會覺得安慰還是死唔眼閉?!

世界豈有這樣偽善的事! 把人囚禁了三十五年,全民集體消費,BOBO到死的一天也未嚐過自由的滋味。 如今竟然大家紛紛撲出來說要感謝BOBO,帶給人民集體的溫暖回憶。這是貓哭老鼠假慈悲的極致!

貓哭老鼠

據說當年BOBO不知如何被人偷運到澳門,準備放上餐桌變身成什麼「紅燒熊掌」、「法式紅酒繪熊肉」之類的山珍野味,後來被市政廳職員發現並拯救了。詳情如何不得而知。 那麼澳門政府好歹也算救了BOBO一命,免了牠被人吃進肚裡的悲慘命運。

BOBO 後來被安置在二龍喉公園也算是有瓦遮頭有水有糧,符合動物福利的最低標準吧!BOBO理應感激也來不及。 然而,我倒不敢肯定,如果BOBO真的可以選擇,牠會寧願在廚房裡一死了之還是被關進公園內渡日如年的被折磨三十五年。

這三十五年,BOBO的腳掌接觸不到泥土,堅硬的熊瓜要和石屎比拼。放眼極望不是原野,而是城市裡的一個小公園。 沒有森林的黑熊,和沒有天空的飛鳥,沒有海洋的鯨魚,大抵是差不多的悲傷吧。

BOBO沒有伴侶,沒有朋友,一生從未遇過一個同類。 幾十年來見盡了不同的人類,有否一刻以為自己都是人,但又何解他們可以自由自在,自己卻每天看著同一小片灰藍色的天空。面對那些照顧牠起居飲食的朋友,牠都不肯定應要看待成恩人還是仇人。

在二龍喉公園內渡過了三十五年的黑熊BOBO

是恩還是仇

而澳門民署更稱,為了延續歷史的印記,保留市民的集體回憶,甚或是懷念BOBO「傳奇」的一生,正考慮將BOBO遺體制成標本,讓BOBO的精神長存。所以BOBO離世時以為可以就此解脫也許是想得太美了,生前死後,牠都要為服務市民而「存在」。

BOBO很容易就教人想起昔日香港荔園的大象天奴, 無獨有偶,天奴和寶寶都是「享」年35歲,大家同樣要在城市裡經歷三十五年的煎熬,被關在幾百平方呎的監獄。不同是香港人沒有給一隻「大眾寵物」起一個虛偽的洋名,而是直呼為「天奴」!

黑熊或大象或獅子老虎猩猩或海洋公園裡的海豚,都不過是上天派來娛樂我們的奴隸! 我們要你雙腳站立,可以叫要滾地葫蘆,要你跪地求吃,喜歡見你雙手拍掌,頂波跳圈扮小丑!

所以也無謂假猩猩作態。 寶寶、貝貝、盈盈、樂樂……統統都是天奴!

香港荔園的大象天奴

牠們都是天奴

當然,為關在動物園裡的動物起一個別緻生動的名字,會大大減輕我們的罪惡感。 不是嗎?我們口裡嚷著BOBO⋯BOBO⋯,眼裡看見的黑熊也變得活潑可愛,一點都不可憐。 「寶寶,食MUM MUM啦!」然後拋給牠一片水果,覺得自己也蠻有愛心的!

當年的天奴死後索性被運去將軍澳垃圾堆填區埋葬。 很悲涼嗎?倒不一定。比起BOBO要被製成標本繼續獻世,天奴才可能算是終極解脫!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2871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