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10月30日 虐待動物的迷思 NOW.COM


 

看到一隻貓咪被人斬手斬腳,或一隻狗被人亂棍扑死,任何正常人都不會無動於衷。或悲傷,或憤怒,或痛心,都是人之常情。難過的情緒持續多久,那就很視乎你對動物的態度。

近年,社會上對虐待動物有相當強烈的關注,原因之一當然是虐待動物的行為頗為猖獗,更可能是互聯網的發達。資訊廣泛流通,很多虐待動的個案得以曝光,加上虐待動物的故事可以很juicy, 稍作煽情的鋪排,圖文並茂,要刺激受眾的神經可謂輕而易舉! 傳媒深明此道,都紛紛開設動物版,冷血的虐蓄故事通常都不難賺取 click rate,即使是普通網民,post 一張貓咪懷疑被劏肚的相片,也隨便有過千個「嬲」。一時間,所謂「愛護動物」可以變得頗為民粹。

消費動物的苦難

我們都不能否認,官能刺激永遠先於思考。大刺刺一張血淋淋的相片,加一句「冷血兇徒虐殺動物等天收」,正常人的神經都會被觸動了! 幾年前我自己親身拯救的一頭街貓麗麗,那一張齊口在大腿斬去下肢的相片,喚起全城關注,傳媒每日都跟進著麗麗的康復情況,更出人意表是一隻貓咪最後竟然被某大媒體選為年度十大新聞人物。但這就真的等同了我們社會開始關注動口物權益起來?不過是大家一起消費著動物的苦難,售賣著廉價的溫情。

小貓麗麗被斬去右後肢,變成「三腳貓」

貓狗可以說是和人類最親近的動物,但也不一定只有這些「毛孩」才能夠掀動我們憐憫之情。其他動物如大象被剝去象牙後,臉上留下一個血洞,慢慢失血然後劇痛難當的死去;鯊魚被割下魚翅後血淋淋的拋回大海;黑熊身體被插上輸膽汁的鋼管,又或被斬去熊掌。 這些畫面,這些情節,都教正常人情何以堪,於心何忍,從這個基礎出發去關注被剝削的動物,很大路也很正路。

虐待動物的日常

但虐待動物,真的就只是止於這些令人慘不忍睹、血跡斑斑的故事嗎?對於很多提供不了官能刺激的動物被欺凌事件,我們又是否在乎?那些肉眼看不到的,或我們不能感受其切膚之痛的,是否都隱藏在我們的生活裡,而我們都覺得無關痛癢?

我有一位愛護動物的朋友,她爸爸買了一隻雀仔回家,放在雀籠內飼養。我朋友說這是虐待動物,她爸爸說他對雀仔很好,有水有糧。養雀仔是中國人根深蒂固的傳統,從來沒太多人敢挑戰。但一隻本性要在天空下飛翔的動物,被一世關進比餅罐大些少的籠裡,看不到天空,找不到樹林,沒有朋友,沒有自由。這種痛苦,如何量化?所承受的折磨,是否比其他形式的虐待有過之而無不及?

鳥不能飛,魚不能游。在金魚街成千上萬的水養動物,大大小小都好,都是一生困在狹小魚缸內。為了滿足我們觀賞動物的嗜好,逼使動物一生關在監獄裡。這不是虐待動物是什麼? 可能是因為這些動物體形很細小,我們不容易感受其痛苦,是以等閒事看待。

誰同情七彩龜

近日發現香港有人售賣七彩龜,一隻隻活生生的巴西龜被裝在圓形膠盒內,背部被人用顏料畫上色彩斑斕的圖案,但其實這些大家以為堅硬的龜殼,內裏是滿佈神經,而且龜殼和內臟相連,油漆的毒素會經龜殼滲入內臟。重點是這些龜仔的售價不過是二、三十元,在大家眼中不過是小玩意,龜仔回家病了,也棄不足惜。

事實上,每日在金魚街、雀仔街、街市、都在進行五花八門的虐待動物,不同是這些情節都不夠吸晴,缺乏惹人憐愛的畫面,我們肉眼看不到動物的痛苦,就習以為常。說到甚麼動物權益,其實大家都不甚了了。

儘管不停會有人在臉書詛咒那些虐徒狂徒「死全家落地獄」,但香港距離「善待動物」還是很遠很遠很遠……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2547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