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07月31日 動腦不動槍 NOW.COM


 

上星期到星加坡工作,順道了解一下當地政府的一些動物管理工作,也得到了一些啟示。

有人說星加坡本身就是一個動物園,你不用買票進去動物園也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動物。短短幾天,我深深體驗到星加坡高度城市化和同時高度綠化的有趣之處。整個smart city 毗鄰就是森林、水庫、濕地、綠化帶。我早上跑到去了北面的sungei buloh 濕地保育區,當地人說很容易就看到鱷魚、大蜥蜴、蟒蛇、水獺。我到訪那天不知是太熱還是太多遊客(其實不過是十幾人吧),只聽到很多不同動物的叫聲,卻不見其蹤影。 我又去了bukit timoh保育林區,當地人說森林內很多野豬,我又是緣慳一面。 後來又有人叫我到另一邊面的peirce水庫,那裡有很多猴子、野豬。 時間關係,我作罷了,有緣份的在街上也見到吧!

新加坡是一個野生動物園
不是嗎?走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随處可見成群覓食的雀鳥。 有蟒蛇,穿山甲闖進校園。也有野豬走在公路上。當地人也見怪不怪。

一個700平方公里的小島可以如此兼容並蓄,一方面是當地人對野生動物為鄰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一方面是政府越來越重視環境、生態、動植物保育工作。亦難得看到新加坡本島和外島陸續發現新物種,野生動植物也並没有因為高度城市化而消失。
不過星加坡依然不能逃避其大自然環境中食物鏈不完整的事實。和香港一樣,星加坡的林區缺乏掠食動物如獅子老虎,野猪和猴子幾乎没有天敵,加上繁育率高,所以數量快速增加。 單靠大自然的力量讓野猪和猴子的數量取得平衡,似乎有點不切現實。除了威脅到其他物種的存活,野豬離開森林進入城市是頗常見的,也在公路上造成不少意外甚至悲劇。

用智慧去管理
那天我和星坡愛護動物協會的行政總監 Dr. Jaipal Singh Gill博士面談,他指出五年前其實還有「捕殺流浪貓狗」,也有「野豬狩獵」, 但這些不文明的措施已消失了。政府「動物管理」的哲學是以智慧去管理,減少對環境及動物的傷害。 取而代之,今日政府資助大規模的TNR,及推行更多對野生動物的「補償措施」。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那連接兩大保育區的「動物通道」。一條武吉知馬高速公道狠狠劏開了兩大森林,動物為了人類的發展作出了重大的犧牲。而這條架空的通道就是減少動物進入公路受傷的機會。這座橋自落成以來一直沒有開放給公眾參觀,用了3年時間,在橋上種植本土植物,營造茂密叢林及不受人類干擾的環境,還在週邊種植大量果樹,吸引動物習慣使用。

政府在橋上設置攝影機亦拍攝到不同品種的雀鳥、蛇和稀有物種如小鼷鹿、馬來穿山甲等,野豬等,都很樂意利用生態橋來過路。

香港野豬的命運
將鏡頭一轉回來香港,這半年來,香港也多了很多野豬新聞。至於野豬的數目是否急增,不得而知,因為政府從來沒有統計。 如果單憑目測或感覺,也許是。

而香港漁護署對管理野豬也算有前瞻性,停止了「野豬狩獵隊」後,近年一直研究如何控制野豬數目,今年正式推出試驗性質的「野豬避孕注射計劃」,不論最後成效如何,如此正面的政策,我很難想像有人有理由反對。
但一旦野豬出了事故,就總有人大做文章,很犬儒的抽人後腳。

上星期的確發生了我們最不想見的野豬意外,在港大附近有市民被野豬咬傷。不論背後是什麼原因,我們也不能否認野豬會傷人的說法。因為事實放在眼前,有人因野豬而受傷! 換句話說,誰也不希望看見更多的野豬進入城市,這對動物本身也不是好事! 但是否就等於再次出動早已封槍幾年的「野豬狩獵隊」呢?我們難道甘心落後於人,在文明的路上越走越慢,甚至倒退??

有兩點是政府的當務之急:雷厲風行,打擊非法餵飼野生動物,派漁護署及食環署職員即場票控,餵者即罰1500! 這會是最立竿見影的措施,請不要手軟!

另外積極研究仿效新加坡建設動物通道,減少動物衝出公路的機會。像大埔道劏開了金山公園,一條種滿果樹的架空天橋可以減少很多意外及救回不少生命!新加坡這條「生態橋」造價不夠一億,一條元朗行人天橋要十七億建造費……大家認為,政府可以也考慮蓋一條讓香港人感到自豪的生態橋嗎?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14952&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