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07月17日 其實我們不是動物膠 NOW.COM


 

我是一個很怕熱鬧的人,愛靜,愛獨處。在人多的地方我會好緊張,好煩躁。以前住apartment,每次七、八個人逼在電梯裡面,我總有一觸即爆的繃緊。繁忙時間搭地鐵會手心出汗,呼吸急促。 所以這些年來都極少乘搭公共交通。後來決心搬到偏遠的郊區,幸福時可以一日都見不到一個人, 只見到動物。朋友知我乖僻的性格,如果是一大班人的聚會,都會善意通知一聲。

我這番說話,你不會覺得被冒犯吧。所謂個人的性格,自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會批評,百份百的值得尊重。 況且我總以為愛熱鬧的都會特別尊重愛靜的。
但如果我稍為修改如是說又如何?

「其實我好怕人,我喜歡獨處。見到人多我會好緊張,好煩躁。特別見到D污糟邋遢嘅流浪漢,你知啦,佢地個頭一嚿二嚿,好得人驚,好乞人憎。 仲要喺街行來行去,都唔知佢地咩心態。所以如果明知約我見面既地方會見到流浪漢,唔該事先通知聲。」
如果我post 這段偉論上網,我應該會萬箭穿心而死!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在借題發揮,想談論「鍾晴小姐遇上工廠狗」事件。 但不要誤會,我絕不是想落井下石,或抽水抽乾方罷休。 我反而是想借此事為所謂動物膠平反! 其實為動物挺身而出抱不平的不一定就是動物膠!

鍾晴之所以失言,並不是因為她驚狗,重點是「工廠狗特別污糟特別乞人憎」。 又假設鍾晴如是說:「其實我勁驚狗,我由細到大都好驚狗!唔知點解,見到狗我就成身震,手心出汗,冇可能震靜到。 所以去到拍攝現場如果有狗,希望下次通知聲,因為我真係好驚!」 這段說話和我開首的一段完全同理,喜歡什麼都是個人的性格,自己的選擇,百份百的值得尊重,任何人都不可以批評。如果有網民依然公審鍾晴驚狗,那些就一定是百份百的動物膠了。

我不喜歡人,你可以不喜歡狗,何患有之?
鍾晴被「公審」,不是因為她不喜歡狗,而是因為她歧視「弱勢中的最弱勢」 – 流浪狗。 如果鍾晴說她好驚貴婦狗,松鼠狗,我可以相信沒什麼人有閒情去狙擊她。因為歧視名種狗最多只可說成是「仇富」,不會是「欺凌弱勢」。 又或者她不強調「工廠狗污糟」,而是說「工廠狗好大隻」,相信也不會惹來太大的非議。因為「大隻」又沒有什麼貶義。怕大狗都算人之常情!

而大部份留言都提及到她作為兒童節目主持人,有失身份,教壞細路。事實上,在過去多次所謂「公審」藝人不善待動物的例子中,如「劉嘉玲著皮草」,「陳茵薇涉嫌棄養貓咪」,「鄭俊弘用倒釘鐵鍊拖狗」,都是針對那些手握話語權的公眾人物。 這一眾俊男美女的幕前藝人不單有影響力,也有很多公開發言的平台,透過大氣電波,一言一行都可以「教壞細路」或「發人深省」。

今次批評鍾小姐的朋友又被人tag 上動物L的標籤,是何等的無辜! 事實上搞動保的人也不一定愛動物,更不一定會養動物 (動保祖師爺Peter Singer 就是活生生一例) ! 我們的著眼點只是「公義」。正如搞婦女權益的也有男士,倡議同志平權的不一定是同性戀者。 在他們眼中,要爭取的不是誰的權益,而是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及互相尊重。 同理,狠批鍾晴的人不是因為他們愛狗更不可能是因為討厭鍾小姐。

我們只是一直追求那共存共融的的理想。 所謂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噢……你不會又說我是左膠吧。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1332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