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07月10日 是誰救了誰 NOW.COM


 

那大概是六年前的事吧。 一隻身中多刀的唐狗女被人發現倒臥血泊中,後來被熱心市民Pamela 救到我診所。死裡逃生, 這隻狗叫幸子。

流浪動物的死裡逃生

這些年來,「拯救」過的動物很多,幸子只是數百隻中其中一隻,但她的故事叫我認真的反省究竟什麼叫「拯救」?

在香港,動物受重傷、被虐待的故事層出不窮,要多血腥有多血腥,要幾轟動有幾轟動。有暴戾,有溫情;有憤怒,有淚水。在臉書上說這些故事,總難免一不小心流於煽情,所謂賺人熱淚,或者可以影響更多人加入保護動物的行列。 幸子的故事,在幾年前我的著作中也出現過。 今日重溫, 發覺自己已是如此克制地平實,連一張幸子幾乎被分屍的相片也欠奉,只是文字上輕描淡寫的說:「狗狗有幾處明顯刀傷:由額頭到眉心再到鼻樑…頸上的傷口很深,幾乎佔去整條頸的四分之一;背和肚都被劏開,四五處傷口同樣是長及呎深及吋;手腳都傷到見骨,又以左後腳傷得最重,皮被削去,連腳枕都沒了,只剩一堆爛肉;尾巴也斷了……」

 

手術後的幸子

 

一般來說,傷重動物經歷的情節是頗為樣板的:一是被義工救到診所,幾經辛苦最後都無能為力,無助地最後看著動物離開。  另一版本是動物死裡逃生,經過醫治後慢慢康復了。你以為這就是happy ending?絕不,最難收尾的是ending,本來是生活在街上的動物如今何去何從?受過傷的唐貓唐狗找領養會容易嗎? 找不到領養就可能一生就留在所謂「狗場貓場」(shelters),和其他動物分享一個主人,或者總好多在街上流浪吧。

救狗不是請客吃飯

當年幸子的情況也大同小異,做了幾個手術,連腳枕也移植了,像當年「無敵鐵探長」般身體重新組合過,在醫院經歷漫長的治療算是死過翻生。但這隻奇貌不揚的唐狗一直都無人問津,救她來診所的Pamela幾番掙扎下就帶了幸子回家。 其實Pamela已飼養了一隻唐狗叫花生(後來幸子改名為杏子就和花生成為一對了),身邊的人都反對她多養一隻,更何況幸子需要漫長的物理治療、覆診、創傷後的特別照顧,兩隻來自不同世界的狗狗如何相處等等一大堆難題……將會為她帶來精神、時間、金錢上極大的壓力。原來「救」一隻狗真的不是請客吃飯。

然而,這些一切我是不知道的(或者說是我扮不知道),我也管不了。 救來的動物在我診所醫好了,就是大功告成。 向動物、向公眾、向捐款者、甚至是向自己的良心都早已有了交待。網上寫寫牠們的故事,加一些感人的元素,網友跟我連聲說謝,送上一兩個光環,我照單全收。

慚愧低頭,讓光環跌下來

由接杏子回家那天,Pamela就開始了她和花生杏子一家人不能割捨的共同命運,後來聽說Pamela和她多年的男朋友分開了,但當然沒有和杏子分開。偶爾問及杏子的近況,原來過了好幾個月,杏子上街時還是膽顫心驚,視線範圍內只有媽媽。慢慢慢慢,杏子行動自如了,膽又壯了一點,跑得快了一點。噢,Pamela一家搬家了,兩隻小鬼很快又適應了新居。在臉書上看到杏子還學懂搗蛋了,間中還會欺負一下花生,看來當年險被分屍的慘痛經歷已被沖洗得一乾二淨。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杏子臉上那條又長又深的創疤慢慢的淡下來,原來快樂真的可以叫女人年輕又漂亮。

上個月,Pamela WhatsApp 傳來一張杏子在藍天白雲下的近照。杏子腳踏在厚厚軟軟的草地上,像一個小朋友綻放天真的笑容。如此風光如畫,是什麼地方? Pamela說:「是紐西蘭!」
………………………………………………………… 這就是我當時的反應 — 空白,一片空白。

 

移民到紐西蘭的杏子

 

只有在電視劇找到的幸福

這是誰寫的劇本?太不合情理了! 太矯情造作了!像大台的爛劇大團圓結局,浪漫得過了火位。 救一隻狗,怎可以去到咁盡!

 我萬萬想不到,幸子的故事會這樣沒完沒了,幸福會如此出人意表。
我低頭定神看著照片中的幸子, 光環就跌下來。沒有人可以像Pamela 那樣,窮一生去為一隻世人都以為「死不足惜」的流浪狗不斷注滿幸福。

Pamela 一家三口移民到一個人間天堂,繼續為世人帶來愛與驚喜。 這個故事,已成為了我動保工作的動力, 你讀完後,如果得到一點正能量,請為這一家人送上祝福。

 

移民到紐西蘭的杏子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12473&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