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8年05月08日 土地 NOW.COM


我家住新界偏遠村屋。 某夜回家,在我家大門前蟄伏著一隻超級巨型的蜈蚣。驟眼看大得似一隻龍蝦。身粗過一吋,捲曲起來也長近一呎。我和鄰居都本能地有點慌張。 除了蜈蚣的外貌有點令人毛骨聳然,常識教我們相信蜈蚣是有害的。在現場四個人有人說拿火去燒,但沒有人有火機。有人說用腳踩死牠,但沒有人夠膽(怕它蜈蚣彈?),有人說用水沖牠走,沖到隔離屋??說著說著,其中一位就在附近拿起一塊磚,把磚壓著蜈蚣,然後整個人往上站,再巨型的蜈蚣都會狠狠被壓成一堆稀爛的醬(昆蟲沒有肉吧)! 單看文字你都感覺到場面有多嘔心。

蜈蚣的命運
對我來說,這算是驚心動魄之餘叫人忐忑不安的一幕。 不是我膽小,也不是我愛心爆棚。 說真的,我也不敢站出來反對將蜈蚣置諸死地(你估我唔怕你罵我係動保膠咩?!)而當時我也想不出更「文明」的建議。 我心裡只是很自私地擔心蜈蚣會否入侵我家,傷害我的貓貓,當然也有為村內的貓貓設想。雖說流浪貓跟蜈蚣一樣,都是土地的持份者,但親疏有別,是人之常情吧。

但那一個晚上,就是越想越心緒不寧。

記得四年多前搬到這條村,因為偏遠,那時是很寧靜很人煙稀渺的一個村落。我試過一整天沒見過一個人。後來我家附近開始有土地申請建丁屋獲批了,一座一座的小積木就從土地上鑽出來。我曾天真以為這麼遠的地方發展不出什麼鳥來。但眼見一戶又一戶的新鄰居,土地被翻開了一塊又一塊。我知道香港是真的鬧住屋荒了。 而當市區的樓價非正常人能夠高攀,市郊的士紳化過程就會加速。我去元朗的YOHO MALL會以為自己身在旺角,才驚覺新界區很多私樓呎價已經突破二萬。

這幾年,腳下的這片土地從來沒有平靜過,整條村沒有間斷的有新丁屋落成。未能建屋的地方就鋪滿碎石,令土地不會有任何生機,當停車場也好。因為車滿之患,路的兩旁沒有野花沒有長草了,而是雜亂無章的停滿了車。垃圾站長期堆滿建築廢料。那晚我鄰居隨便拾起的那塊磚頭,其實一直是周圍放滿一地,意味著樓房還是會繼續的蓋。

「開發土地」的使命
我想,一條條蜈蚣出沒在柏油路上,原來也不是偶然的事。它背後唯一一塊荒廢了的草地,這星期被狠狠的翻轉了,泥頭車很努力的每日穿梭,把翻開了的草根樹苗運走。然後很快又會有幾戶人類來取代原住的生物成為這片小小土地的新主人。
我知道不可能要求大家去同情一條蜈蚣吧,但牠們原來好端端在土地裡安居是不會害人的,被逼得走投無路後就成為了人人得而諸之的天下第一大害蟲。總好像有一點說不過去。

我家的後山有幾頭野豬,我求神拜佛牠們不要落山啊!雖說牠們體型魁梧,村民拿一百塊磚也壓不死牠,但在自己的土地上卻又成為不速之客被驅趕、被威嚇、被捕捉、甚至被射殺,這是那門子的文明?

業主說以前還見過猴子見過鹿。我心想還是跑遠一點好了,雖說野生動物有免死金牌,但當人類自以為是土地的大地主後,動物只是土地上的寄居者,一旦稍為冒犯了人類的利益,可能就如那條蜈蚣一樣,死不足惜。

我們已經被政府、傳媒、甚至我們自己洗腦,「開發土地」已成為了香港人的使命。然而,我們真正明白土地的意義嗎?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305065&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