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9月8日 AM730 困養寵物


我家中收養了不少私人繁殖場遺棄出來的貓咪,甚麼品種都有,託賴尚算健康,就是莫名其妙的很多貓咪都有耳朵的問題。有一隻左耳長期發炎,對甚麼抗生素都有抗藥性。有一隻的右耳經常有耳蝨,防不勝防。近日又有一隻患上耳血腫。這都是貓狗常見的耳病,大概是由於耳朵因不同原因強烈痕癢,不懂自律的貓咪自然會過度搔抓、甩頭,最後耳廓內皮下血管破裂,血液蓄積於耳軟骨和皮膚之間而形成血腫。 即使自己開設獸醫診所,面對家養動物的健康困擾,我一樣不能倖免於難。這兩星期除了要照顧手術後的病貓,為防再有貓咪中招,每天早晚的節目就是和不同的性格的貓鬥智鬥力清洗耳洞,彼此都疲憊不堪。

身邊有朋友好奇問,動物應該有照顧自己的能力,特別貓咪最愛自己清潔,為甚麼人類要主動介入幫牠們洗耳仔?這個看似很低能很無聊的問題,其實發人深省。動物不是有自己求生並適應不同環境的本能嗎?地球上那麼多動物為何偏偏要幫家裡的貓咪洗耳仔? 是人類多此一舉,還是這是動物的能力退化了我常幻想,如果將家中的貓咪放到街上,給他們自由的天空,卻同時要牠們服從「適者生存」的法則。相信這班嬌生慣養的「寵物」很快就被「大自然」淘汰,身體種種的健康問題都會陸續跑出來。因為牠們根本不屬於大自然,是人類「製造」出來的「寵物」,而其討人歡心之處也正正於此: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永遠要傻頭傻腦的對主人千依百順,生死都由你控制。

作為一個動物維權分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地球上再沒有「寵物繁殖」。雖然我很享受和動物相處的日子,但要為此而扭曲了動物的天性、剝削了牠們的自由、甚至抑壓了牠們的本能,這是最叫人難堪的無奈。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