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5月19日 AM730 霧霾裡看未來


「霧裡看都市,憂傷與灰暗……」
這是夏韶聲的二十多年前的歌《說不出的未來》。如今唱來,也相當應時應景,只需多加一個字:「霧霾裡看都市,憂傷與灰暗……」
噢,誰想過香港都有霧霾。我們經常嘆息內地朋友活在灰暗裡,根本是不合格的城市生活,怎可能熬得過去。如今我們也見識到霧霾了,真是聞名不如見面。那天我在旺角,原來真的有點像世界末日一樣,呼吸困難,舉步維艱。我用手掩著口,把所有動作都放慢一半速度,不斷跟自己說冷靜,慢慢來,很快會過去的。
這的確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會過去的,因為天文台也如是說。至於將來如何?到時再算啦!
香港人是堅強的,飽經風浪,霧霾再可怕,也不及負資產可怕。霧霾襲港的那兩天我們都拿出香港人獨有的調節機制:「算啦,不過是兩三天,人家北京長年累月伸手不見五指也如是過。」我們總會看到更差的,把別人比了下去,自己就安心。那些在東涌置了業的朋友依然堅信霧霾只是偶而為之,不會影響樓價。但誰說霧霾在香港不會變成常態?你看我們背靠的祖國那些巨型基建有停下來過嗎?還有教大家躊躇滿志的前海經濟特區及河套科技園呢?還有我們自己的港珠澳大橋、第三跑、人工島、大嶼山發展、東北大開發……不是都如火如荼就是如箭在弦嗎? 那如何期望我們將來會有一個更清新空氣的城市呢?繁榮不是單單用金錢來付帳的?還有環境、空氣、動物、我們自己的健康……都一一顯示在帳單上。
幾個月的「沙士」也過了,幾次金融風暴也過了,負資產潮破產潮跳樓潮也過了,幾天不能呼吸算甚麼?很快就過了。 其實誰真的介意是否看得到未來?最在乎是看到樓市何時見頂。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