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2月22日 AM730 動物眼裡的醫院


在獸醫診所工作,我最怕到的地方是住院部。最為難是看到動物要留院!

要留醫的動物,幾十隻裡頭總有一半以上是嚴重的,當中又總有一兩宗到最後無奈要面對生離死別。雖然不是自己的動物,但難過是少不免的。雖然已學懂了如何安撫主人的情緒,但日積月累下來的傷感,反而不易平伏。

我又嘗試反過來站在動物那邊設想,其實最難受的一定是牠們。 寵物的世界觀是很簡單的,只有「家」與「不是家」的分別。離開了家,沒有爸媽,那裡就是一所冰冷的監獄。牠們眼中只有主人,不知道甚麼是醫生甚麼是護士。餵牠們吃藥的通通都是壞人。試想像終日要和一班「壞人」在一個陌生的監獄裡相處,那是何等巨大的恐懼、不安與徬徨!究竟自己做錯了甚麼,爸爸媽媽要丟棄我在這個冷冰冰的鐵籠,要我每天被人拮針!抽血!被迫吞下那些五顏六色的怪東西。

你以為探病時間是牠們每日最快樂的光陰嗎?也未必。動物一看到爸爸媽媽,即使再虛弱也恨不得立即衝破鐵籠,讓爸媽抱回家。牠們的確是很享受那半小時的相處,那被主人抱著、撫摸著、安慰著的溫暖。但當牠們以為要回家了,爸爸媽媽竟然又跟牠們說再見!這是甚麼的一回事?你們又要丟棄我?到了明天的探病時間,動物的期望又會再一次落空。如是者,一隻動物若果要留醫一星期,就要如此被翻來覆去折磨七次。 我見過有狗狗在主人探病離開後,站在籠內一直發狂的吠,想把主人吠回來,那的確是聞者心酸的!

所以也有些主人寧願狠下心腸,不來探病。但這也是為難的,動物又如何忍受那度日如年的等待?或者會認定已經被主人遺棄了!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