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2月05日 now新聞 郊野是誰的公園?


我算是郊野公園的常客。很多時候我帶狗狗到郊野公園行山,也總會遇到幾個看見狗狗就立即彈開幾呎的行山人士,更試過有人向我投訴說她對狗毛敏感,我帶狗狗到郊外是沒有公德心。 你大概可以想像這些人遇到其他動物時會有什麼更激烈的反應。彷佛有動物在郊野公園出現,是一件非比尋常的事。

記得年青的時候到過美國加州的Yosemite(優美勝地)國家公園,那幾天最深刻的經驗不是那如置身世外的壯麗景色,而是那千萬種位於高山低谷裡的生命,不同的動物和植物都各自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沒有被遊客打擾(過去十年會否因為多了國內遊客而改變就不得而知了)。 還記得當我抵達山林中的一個營地,那裡有不少警告牌,提示露營的朋友這裡會有黑熊出沒,遇到黑熊要如何冷靜應變,而千萬不能傷害牠們。 背後的訊息明顯不過,這裡是動植物的家園,我們不過是遊客,是探訪者。誰是庄誰是閒,大家心中有數!

 我們常說郊野公園是我們香港人的後花園,言下之意,郊野公園是屬於我們的。都市人忙了五天,假日就到後花園休息一下,吸吸新鮮空氣享受大自然是屋主的權利。至於住在裡頭的動物就沒有那種幸福了。 雖然郊野本來是牠們的家,卻從來沒有當家作主的權利。

幾年前香港有如此奇特的一宗新聞。有行山人士在城門水塘遇見野豬,不知是什麼原因促使他們要報警求助,又不知是什麼原因警方會受理,再由漁護署到場向野豬射麻醉槍然後將野豬抬走。最啼笑皆非是野豬最後都是放回郊野公園。 這背後究竟是什麼邏輯?為什麼明明是你闖進了別人的家園,還要將人家趕走?不管豬被搬走到什麼地方,只要不再在你視線範圍出現就可以?沒有動物的郊野公園其實還算什麼郊野公園?

上一個週未,漁護署在在西貢東郊野公園萬宜水庫西壩、創興水上活動中心草地舉行了一個「綠色親子大露營」的活動,說是為了慶祝郊野公園成立40周年。但諷刺是,這個活動吸引了很多人參加的同時,參加者能認識到真正的郊野公園嗎?還是不過是在市區以外、一塊被規劃了的草地上過一個週未而已。而為了怕有牛隻滋擾參如者,整個草地被圍封了。在該處生活的黃牛無「家」可歸,望草輕嘆!牛群最終只能留在馬路上。

再想深一層,這些黃牛並不是野生動物,牠們本來是家養的,也曾為我們香港老一代辛苦作業養大我們的,如今時代進步了,黃牛失去了生產力就被人類遺棄,竟然被政府說成是流浪牛。 我們剝奪牛的生存空間已經不單單是動保的問題,而是基本的道義問題了。

其實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郊野公園可能只是週日舉行BBQ的後花園。至於郊野有沒有動物,大家都不在乎。到一天,香港的黃牛都消失了,又或所有海豚都游走了,可能大家都不大為意吧。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4568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