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1月28日 now新聞 最愛姚子羚


我不煲劇,少看大台,永遠搞不清那位藝員是那個名字。但我一定認得姚子羚,她是我的偶像!!說準一點,愛動物的人誰不愛死姚子羚!

其實我未認真看過姚子羚的演出,她剛剛得到的最佳女配角是什麼劇集我也不知道。只記得很多年前,她出席過我協會辦的領養活動,對她印象不深,只知道她是愛狗的人。然後今年聽到關於她被自己領養的唐狗咬傷臉的新聞,才驚覺她就是多年前認識的姚子羚,一個不折不扣童叟無欺堅愛狗堅尊重生命的超級偶像。

一般香港人如果被自己養的狗咬傷,結果大致都可以想像:遺棄!遺棄!遺棄!遺棄給其他人,或遺棄到街頭,或遺棄給動物組織,或遺棄給漁護署,有些還會理直氣壯的認為狗狗一定是活得很不快樂才會連主人都咬,與其要牠受苦,不如讓牠安樂離開。狗狗既然不能適應人類的生活,人道毀滅是無可奈何的合情合理合法的選擇。至於那些堅持要和狗狗繼續生活的人,就會被說成不理性,感情用事,是病態的狗癡!

對,在人的世界,即使夫妻大難臨頭也要各自飛,更何況不過是一隻狗,小事臨頭就不如遺棄。相安無事的時候固然隨口說得出要愛護動物尊重生命,但稍有差池,本來是說好了的「最好朋友」就變成「愛完即棄」。 隨便都找得出三五七個很具創意的理由遺棄動物:狗狗太吵,狗味太大,狗毛太多,狗太黏人…或者是主人太忙,主人有喜事,主人有白事,主人要移民,主我要搬家……至於姚子羚,大概是「不正常人類」的典範,向「正常」的香港人示範了何謂真正的尊重生命。

姚被狗咬傷臉事件其實有好幾個層次的意義。 首先,她是演藝界的從業員,是幕前的表演者,臉容可以說是她賴以維生的主要工具,她自己憶及:「去年被所領養嘅唐狗「通仔」咬傷塊面,有段時間拍唔到劇,停工幾個月,嗰時每日照鏡見到條疤痕。」我們可以想像姚在受傷期間的焦慮,手停口停帶來的經濟損失其次,可能遺下的瘡疤才教人憂心。據說姚臉上有4-6處傷口,當時要入院縫針,傷勢不輕可想而知。 更何況退一步說,姚天生一幅美人胚子,臉上的疤痕肯定是莫大的打擊。姚子羚沒有怪罪她的狗狗,不是她不愛美或不緊張自己的演藝事業,而是在姚的價值觀裡,生命比金錢、個人榮辱或外表都重要。

再說,「通仔」可以說是姚親手救回來的。她在深水埗發現唐狗「通仔」,奔走幾個月也找不到人領養,害怕牠會被捉去人道毀滅,最終由她領養了「通仔」,救了牠一命同時給了牠一個家。 如今「通仔」咬傷救命恩人,一般人會理解為「恩將仇報」,即使放棄牠也無可厚非。 如今姚卻處處句容,沒有說「通仔」半句不是,只是一時貪玩而已。於姚來說,這不是什麼「以德報怨」,而是人之常情的「愛」的表現。

這還不止,姚不單沒有為事件羞於啟齒,反而很勇敢的說出自己的經歷,像傳福音般站出來作見證,公開勸喻不要棄養,鼓勵更多人以領養代替購買。 姚子羚一句,勝過我們動保人千言萬語!「姚子羚與通仔」的故事,肯定為香港人的領養文化寫下了重要的一頁。 以後被領養的唐狗們,不多不少要跟子羚姐姐說聲「多謝」!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4483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