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1月14日 now新聞 還有周慧敏


都說時間是人類最大的敵人,我們抓不住時間,改變不了時間,它卻好像什麼都可以改變。 很多人說,這二三十年來社會變遷之迅速與劇烈,誇張到一個點五年就經歷一個年代。然而,有些人卻好像對時間免疫的,時間總拿他們沒辦法,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心境不變,風采可以依然。

和周慧敏的友情不知經歷了多少個年代。 她是我如親人般要好的朋友,但這些年來各有各忙,非因公事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 記得先師黃霑教晦,「朋友,無事要多相見」。上星期又是因為公事才碰面 —– 我的流動獸醫診所啟動儀式,她是主禮嘉賓。 而可以想像,大部份時間「女神」都被各方傳媒與歌迷簇擁著,沒有機會好好和她談談近況。 我又再一次明白師父所說,朋友應該是無事多相見的。

十一年前,退隱了的周慧敏失驚無神搞了個「back for love」復出演唱會,不知底蘊的人不會明白那個「love」是指她對動物的愛。 她把演唱會所得的所有酬勞一百五十萬全數捐給了我創辦的慈善機構,開設了全港第一間非牟利獸醫診所。周小姐不是富商也不是富二代,當時只是一個退了下來的藝人,大家日常的消費和平民百姓無異,看看戲唱唱K茶記蛋卷就樂不可支。對城中富豪來說一百五十萬只是零錢,但對一個退休藝人來說其實也不是一個小數目。認真細想,在香港要找一個人一次過捐出過百萬善款實在難,還要用來幫動物的就難上加難,因為幫動物在社會贏得的光環始終有限。 況且這個故事當年也鮮為人知,她沽不了名也釣不到譽。我曾建議過將診所命名為「周慧敏非牟利獸醫診所」,給她一口回絕了。 原因很簡單,她志不在此。 她的「志」未必像我的「志」那麼複雜,要改變香港動物醫療的生態,要還動物的基本醫療權。但她肯定知道再多的金錢也不足以表達她對動物的愛,而這份感染力,卻是可以細水長流,影響深遠。即使我不會說周慧敏是一個動保人。但說到香港動物的命運,又不能不提到周慧敏。

啟動禮那天我近距離望著這位老朋友,怎麼她真的沒有絲毫轉變,最多只是少了年青時幾分青澀,而多了十分穩重。卻還是那張白哲得有點反光的一臉亮麗,永遠掛著沒有機心的微笑。周慧敏如何「凍齡」當然是一個匪夷所思的謎。 這個刻薄的年代把三十歲的的女生都說成「中女」「剩女」,然而五十歲的周慧敏卻仍然被公認為「女神」,是我們偏袒著她,還是她值得我們偏愛。 說來不奇怪嗎?當了幾十年玉女,靠挖瘡疤為生的傳媒也對周慧敏手下留情,從來沒有沖著她而來的負面新聞。到了這個網絡主宰一切的年代,在最兇狠的網民世界她依然是那樣從容不逼,百毒不侵。彷佛全世界都不忍心傷害這個人,我們都樂見這位玉女一直走下去,將「時間」KO!

風采,不單是來自一個人的外表。幾十年來她對人對動物始終如一,人生的段落完了一截又一截,我相信十年後的周慧敏依然故我。 在這個空前犬儒的世代,值得我們如此愛惜的,還有一個周慧敏,永遠愛的掌門人。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43159&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