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0月6日 AM730 一「翅」都不能吃!


中秋佳節,和家人到酒樓飯聚,看見每枱一盤魚翅,原來款款套餐都有魚翅做主打,我心沉重得吃不下嚥。
每次逢大時大節,香港人要作孽多重?究竟要吃掉多少魚翅?

中國人是魚翅的最大消費群,但話說回來,香港人的道德文明也不是原地踏步。這些年來,我敢說吃魚翅的人應該是愈來愈少。特別是婚宴,即使做不到勇敢的以素宴招待親友,但很多年輕人都不願意讓囍事沾上血腥,而毅然捨棄魚翅。無翅婚宴已漸漸普遍。只可惜是依然看不到有酒家具備道德的勇氣,寧願少做一些生意,拒絕供應魚翅。是故,每逢佳節依然有不少港人不假思索的消費了魚翅,一不小心就做了兇手!

我如此特別強調吃魚翅的不道德,是因為隨著資訊的流通發達,魚翅的殘酷真相幾乎人所共知,你可以勉強去自欺欺人說,吃豬吃雞也可以很人道,但你要面皮很厚才說得出吃魚翅是天經地義不傷天害理。要吃一碗魚翅,你就要別人先替你斬去鯊魚的魚鰭,那就等於斬去了人的四肢,再將他拋進大海,開始他被漫長折磨的過程,無助的慢慢死去。這只為了你一嘗那口無色無味的魚翅。這算多殘忍?我不懂說。但除非你埋首沙堆掩耳盜鈴,否則不可能不知道吃魚翅的罪孽深重。情況一如你消費象牙,消費鵝肝,消費皮草,其血淋淋的真相早已在互聯網上無所遁形!

可惜,要人靠自律或道德覺醒才去停止殘害動物可能是妙想天開。我想,既然象牙貿易也可以禁,魚翅貿易為甚麼不可以禁?這都不是人生活的必需品,更看不出對社會有何偉大的貢獻!禁象牙、禁魚翅、禁鵝肝、禁熊膽……為社會的文明樹立風潮,似乎是一個文明的政府的使命!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