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10月24日 now新聞 輸在起跑線


六隻眼神空洞、被餓了一整天的格力狗,當閘門一開,便朝向前方的兔子拼死狂奔,但當越過了終點,電兔停下來,才知道這又是同一個騙局。只可惜單純的狗狗還是會被這重複又重複的騙局所騙,直到一天被人道毀滅。打從牠們起跑那一剎,已注定了競賽犬一生的悲劇!

澳門賽狗活動自1931年創立,經歷了八十多年的興衰。終於,澳門政府正式決定收回賽狗場土地作其他發展用途,而多年來操控著城中上千千萬萬格力犬命運的澳門逸園賽狗會,最遲會於明年7月20日遷離,這片盛載著無數狗隻血淚的土地,無論最後蓋上什麼,也希望不會再為動物帶來苦難。

澳門賽狗有多殘忍?其實大家所知不多。因為幾十年來澳門賽狗都近乎黑箱作業,也沒有太多人關心。狗隻的起居飲食、健康狀況、傷病紀錄、退役後待遇、人道毀滅的準則、方法、紀錄全部都不透明。幾十年來,狗隻在這個美其名為「動物競技」的博彩活動中受盡了多少的折磨,沒有人可以過問或追究。 比起賽馬更慘情的是,競賽犬是沒有正式主人的,狗狗不會像競賽馬般得到馬主最低限度的關心及保護。 即使有些格力狗會讓市民公開競投。而所謂「狗主」要支付所買得狗隻的生活費,一旦牠們贏得比賽,便能分紅。但這些都只是掛名「狗主」,關係只建立在金錢上,沒有權過問狗隻的福利也不能領養狗隻。狗會甚至未有通知狗主,便人道毀滅受傷或戰鬥力低下的狗隻。……賽狗會擁有對狗隻的一切最終決定權。而據民間動物組織推算,每年有接近400隻賽狗會被人道毀滅。

那又是什麼原因,可以叫停如此不人道的傳統活動呢?那絕不是澳門忽然文明起來,開始尊重動物,而是賽狗已經不起市場的沖擊,在這個五光十色的賭城再沒有立足之地。 雖然澳門賽馬辦得不算成功,但起碼為澳門上流社會提供了一個「社交圈子」,做馬主比做狗主風光幾萬倍。加上自開放賭牌以來,澳門已搖身一變成為世界級的賭城,相比各大賭場渡假村的華麗堂煌,紙醉金迷,逸園賽狗場是如此的暗淡落泊,枯燥乏味。 一個賽狗的晚上,在場中流連的只有零星幾個本地人,連賽狗跑過了終點也未必為意的公公婆婆。當賽狗一年的毛利也不及賭場的四小時,苟延殘存只是丟人現眼。 這個維持了80多年的「傳統」,也根本沒有一點值得澳門人驕傲的地方!

 但問題是,距離狗場正式結業還有至少八個月,這段期間每星期還有四天賽事,每次跑十二場。在落雨收柴關門大吉之前,現役600隻狗狗的日子將會如何?在狗會絕對不會再引入新狗隻的情況下,是否意味著這班狗狗會被「渣乾渣淨」,跑至油盡燈枯!到跑完最後一場賽事之後,倖存的狗狗又何去何從?

狗會說一直有與狗主和狗會的領導層商議,初步已有安頓格力犬的方案,並考慮到安頓的地方。 那是什麼方案?安頓到什麼地方?以澳門這個地方小人口少的城市,很難想像一夜之間找到幾百人有能力有興趣分別領養幾百隻身型魁梧的獵犬。再看往績, 幾十年來只有一隻退役犬成功逃過鬼門關被市民領養,我們又如何相信一直操著競賽狗生殺大權的澳門狗會忽然良心發現;為這批再無半點利用價值的狗狗操心。

在未來半年的時間是這批格力犬命運最關鍵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及早動員民間力量向狗會施壓,要求立即制訂並公開善後競賽狗的方案,為狗隻安排海外領養,並即日起逐步減少賽狗日,讓這批狗狗可休養生息。等待光榮退役的一天!

環顧全球,利用獵犬競技作娛樂或賭博的活動依然熾熱。西班牙的全國野兔追逐冠軍賽,每年都賠上了成千上萬隻賽狗的性命。澳門賽狗的息微,是動物的天大喜訊,不管人類你賭得多兇,請放動物一條生路吧!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4060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