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09月19日 now新聞 為你的狗作生涯規劃


我的狗脾脾很愛跑,除了到較遠的彭福公園外,平日我會帶牠到油麻地的狗公園散步,認識到新朋友的脾脾會很興奮,不拘大狗細狗都愛追。有幾次都碰到幾隻很雄偉,很漂亮,骨格精奇的狗狗,看身形大概應該是獵犬的一種吧。 我雖然從事動物醫療這行業,但卻不太關心品種的分類,所知的真的很少。什麼狗在我眼中都是一樣的。都是人類的朋友,都是經濟生產下的受害者。

早陣子看新聞,知道在油麻地廟街一個單位發生火警,有三隻獵犬遇害,一死兩傷,主人其後因受傷的兩隻年事已老,索性放棄繼續飼養, 乘機將兩犬送交愛協。但其實生還的狗狗並不老,只不過五歲半。

後來愛協指出牠們是阿富汗獵犬,很好動,很愛跑的一種。我很容易就聯想起了脾脾在狗公園認識到的那幾隻狗朋友。還記得當時是脾脾主動「約戰」,誰知跑不到50公呎,牠就氣來氣喘的停下,連人家的尾巴也看不到。說實話,動物其實和人沒有分別,也要耍樂,也要運動,也喜歡社交生活,看見不同的狗狗在互相追逐嬉戲,你會看得出牠們有多快樂。

所以看到這則新聞,心裡是特別難受。在香港這品種的狗不多吧,我很相信在火場中的幾隻應該是脾脾在狗公園內萍水相逢的朋友。當然牠們未及建立深厚的友誼,即使脾脾知道也不會傷心吧。但這當中有太多我不明白的事了。 為什麼要在如此擠逼的城市養幾隻阿富汗獵犬呢?又或者倒過來說,既然養了幾隻阿富汗獵犬,為什麼不搬到郊區呢?要屈在油麻地的一個狹小單位內彼此負累,是有苦衷不為外人道嗎?狗狗之於這個主人,其實算是什麼呢?如果最初飼養的是一隻小狗,又會否同樣要大難臨頭各自飛呢?又或者一開始就不應該養狗吧!如今「劫後餘生」的狗狗經歷了火災的驚嚇,同伴的離世,在最需要主人給予安全感的時候,卻被不明不白的丟棄,背負著這堆難過的記憶,在等待被領養的日子固然難過,這些創痛要多久才復原,因狗而異。

其實除了阿富汗獵犬,香港人養狗也真是越養越兇,喜歡養什麼就什麼,沒怎樣站在狗狗的一邊考慮過。香港一直以來都有很多人不顧一切的要養雪橇,可能外表實在太吸引了!但看見這些本來應該身處雪地的動物,在今年這個創了39度高溫的石屎森林內舉步為艱,也真是有一種很詭異的感覺。還有那些古代牧羊、伯恩山、鬆獅,牠們被逼和香港人一起面對土地的問題。當然少不了不少人都趨之若鶩的藏獒,即使明知牠們是十大猛犬之一,困在狹小的城市空間內彼此都是一種折磨,但還是抵擋不了那份虛榮感。 一旦出了什麼意外,恐怕主人都會輕易就把狗交給漁護署然後全身而退,「十大猛犬」也難逃被人道毀滅的下場。

我想,香港是時候盡快引入「動物飼主法」了:提高飼養動物的門檻,對飼養動物作很嚴格的規管,禁止飼養不適合在香港生活的動物。要把動物看待為自己的生活伙伴,也要好好為牠們作生涯規劃。沒有能力做到的,就不要養了。拜托!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36485&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