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06月13日 now新聞 賽馬標準工時


香港的炎夏比以往來得更早、更炎。 最受折騰的當然都是弱勢社群。
而動物固然是弱勢,在三十幾度的高溫下,很多動物還要每日工作,當中最辛勞的,要數到馬。

香港的馬季越來越長,英殖時代一年跑七十個賽馬天已經被人咎病不人道。當年馬匹操勞一季,在還不過是三十度左右的六月中就可以抖暑。但九七以後,可能是要慶回歸馬照跑的關係,七月一日回歸紀念日那天馬匹是要上班的。

其實近二十年香港賽馬的投注額一直下降,賽馬在其他競爭對手面前已不及昔日受歡迎的程度。 但馬匹卻不單沒有因而受惠減少工作,可能為了要「跑數」,反而賽季卻一年比一年長,每年加一兩個賽馬天,不知不覺間,要到七月中馬匹才可以放一個短假。以本年度馬季為例,竟合共有八十八次賽馬,跑到七月十六號才歇季。 以現時六月初已經34度的高溫推算,七月中的時候會在什麼天氣下跑什麼馬?你又以為九月初下一馬季復賽時香港已經是秋天了嗎?到時還不一樣是三十幾度?!即是在現行的制度下,香港的馬匹每年都有起碼二十次的賽事在烈日高溫下拼死作賽。不明白箇中感受的朋友,不妨找個三十四度的中午,全速跑1600米試試看。

其實要明白馬匹在一季內工作的苦況,不要單單看馬季的長度,還要看賽事的密度。為了在十個半月的時間塞滿八十八次賽事,以前每個月一次「星期三小休」的慣例都消失了。 而在所謂歇暑的放假期間,馬匹真正休息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兩個星期,為了讓練馬師及馬主們在新一季度旗開得勝,很多馬匹在八月初就要開始快操務求盡早谷起狀態。

不錯,馬匹就像一個運動員,表現好壞很取決於狀態。而狀態是靠不停的操練賺回來的。跑道上短短一兩分鐘的競賽,背後是馬匹每天不停的操練。比賽苦,苦練更苦。 到一旦狀態操起了,練馬師就要在馬匹狀態回落前派馬匹盡情征戰。在沒有制度限制馬匹出賽的次數及密度的情況下,你不難發現同一隻馬可以星期三、日、三、日的不停跑。特別對於一些連捷馬,練馬師或馬主都很難抵受那「乘勝追擊」的誘惑。但如果是貪勝不知輸的話,最後付出沉重代價的,都只是那匹一往無前的馬而已。

又來說一些馬故事,跨季已勝出四冠九亞的「翡翠紅星」,上星期三夜賽是今季的第十次征戰了,終點前百米全力衝刺時突然失蹄俯首前跪,騎師應聲墮馬。傳媒只強調騎師大難不死,馬會的官方錄影更史無前例地重新剪輯,整個「意外」的片段全部被消失。而「翡翠紅星」最後當然是被人道毀滅了。如此良駒,為何不可以「見好即收」,提早歇暑放放大假??那要問問主理人了。

再推前一星期,又有一匹叫「雲呢拿」的中班佳駟,之前一口氣連續贏了三場,而且更試過大勝十個馬位。若果馬兒滿以為可以被論功行賞,吃多幾支紅蘿蔔以外還可以提早放大假,那就大錯特錯了。「雲呢拿」要第十四次的出賽並成為大熱門,在力不從心下大敗七個馬位得第八。馬迷只埋怨馬匹大熱倒灶,卻不知道也不關心牠賽後離奇的被宣布退役了。為什麼忽然退役?是賽事途中健康出了問題? 馬匹的之後的命運如何?在缺乏透明度的制度下,除了馬主,天曉得。

說到這裡,你大概應該發現,我已經不是在發表什麼動物維權的主張,而是很卑微的為工人爭取一些合理的工人福利。馬匹可以有標準工時嗎?每季的出賽次數可以有上限嗎?牠們退役後的去向可以向公眾交待嗎?

季尾階段,很多馬匹體力普遍已下降,接二連三的墮馬意外,還未向馬會響起警號嗎?騎、練、馬主看著馬兒的勞累,沒有半點難過,還說得出自己是愛馬之人嗎?

後話: 在可見的將來根本沒有可能取締賽馬活動的情況下,改善馬匹福利是當務之急。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2462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