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7年05月30日 now新聞 征服


關於兩名港人攀登珠穆朗瑪峰,並成功登頂,在社會上引起讚彈兩極的爭議,的確是有點始料不及。一向以來,但凡有香港人作出一些突破,科學發明也好,演藝成就也好,運動成就也好,一定會全城振奮,引以為榮。二人之中,曾老師以一名普通市民「弱質女流」的身份,竟然可以能人所不能,以命相博創此驚人之舉,的確令人嘖嘖稱奇,佩服得五體投地。 但當大眾傳媒高度表揚的同時,卻換來網上很大的反彈。起初最大的爭議點在於攻頂純屬個人追夢,沒有社會意義也沒有公共性,何必要大肆渲染?不應派光環也不應出現在港聞版。後來曾老師提及登山過程中目睹不少同路人葬身雪山,說來有點輕描淡寫,就引來「見死不救」的責難!之後爭議點擴大到登山的關鍵角色雪巴人,他們是否長久以來在登山活動中受到制度性的剝削?能夠引起有深度的討論,我真心認為是好事,香港果然存在很多不看大台膠劇而具批判性思維的人,再不輕易相信傳媒,人云亦云。

而於我而言,反而我最感興趣是背後那份「征服大自然」的心態。 兩位港人登上海拔8848.44米的最高峰,大家都用「征服」去形容。在人類心目中,那些登險峰、闖深海等追逐「人類極限」的行為,是為挑戰大自然。但人類起初對大自然都是既敬且畏的,只有心存謙卑,一塊石、一座山,都是神明;一鼓雷、一閃電,都是大自然的震怒,對人類的警告!對於從來都神秘莫測的大自然,我們理應膜拜也來不及,那還敢說挑戰?!但不知從那時開始,人類建立了自己的文明,憑自己的智慧嘗試去了解大自然,一知半解後,我們還自以為透過先進的科技,就可以探索大自然的奧秘,甚至想去抗衡、去操控。於是人類不單想到珠峰攻頂,有財力一點的更想漫遊太空。我們甚至妄想在宇宙某角落建立多幾個人類的家園。以前你會說是妙想天開,現在我們竟膽敢說這是成功征服外太空!

其實人類對征服大自然的慾望最能體現於對動物的態度。動物當然是大自然最重要的部份之一,人類亦不甘於單單欺凌及剝削小動物,對於征服大型動物更是樂此不疲。 人類喜歡騎馬、喜歡鬥牛、喜歡捕鯨,更喜歡馴獸,越兇猛的野獸越愛馴,把牠們馴得貼貼服服就越有滿足感。普通人不懂馴獸,也可透過到動物園滿足一下其征服自然的慾望。看著一隻隻猛獸馴如綿羊的被困在籠內不敢悶哼一聲,何其過癮! 看馬戲就更加痛快淋漓了,哈哈!你看那隻萬獸之王,只一條鞭加一塊肉就被征服了!

除了展示人類的狂妄自大,「征服大自然」還可以有什麼啟示? 當然,登峰攻頂是個人自由意志的選擇,只要沒有傷害人,誰都沒有資格批評。但同理,如此一種個人慾望的追求,嚴格來說談不上是什麼理想,背後沒大道理也沒大意義,有什麼可以表揚? 若然硬要扯上去什麼啟示,我想,當登山者跨過很多挑戰失敗者的屍體,大自然不就是已經赤裸裸的給了你一個很露骨的啟示嗎?講白一點,是警告。

大自然,是給我們欣賞的,不是讓我們去征服的。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22968&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