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6年7月23日 信報 24小時on call


在香港,醫療體制基本是完善的。人遇急症,不論貧富,都可以在合理的時間內得到救治。但動物則不然了。作為一個動物主人,最害怕面對的就是動物遇上急症。

動物固然沒有公立醫院,而設有24小時急診服務獸醫診所比例上亦少得可憐。以全港接近30萬戶飼養貓狗計(還未計算龜兔豬牛魚……),全港的家養動物數量相信不少於人口的十份一70萬,但提供24小時急症的動物醫院其實也不過十間。即是說每晚一間診所就要應付近十萬隻可能有緊急需求的動物。 而且這些診所通常都只有一至兩名獸醫駐診。 假設一名獸醫在為動物進行急救,另一隻動物再急也急不來了。事實上很多時候急診醫生需要為動物進行手術,也逼於無奈停止應診,有時會令急於求診的主人苦等甚至望門輕嘆。

以我診所的經驗為例,每到零晨時分都會擠滿了人和動物,很多時甚至要擠出診所門外在街上等。 通宵更的醫護人員每晚都像打仗一樣。有時會幾個急症同時跑來,做醫生不但要醫術高醫德好,還需要有過人的智慧及經驗豐富的護士團隊協助。我見過醫生正在診治一隻塞了尿道的貓貓,卻突然跑來一隻「胃扭轉」的大狗。 稍遲一點處理,「胃扭轉」是會致命的,當然也不可能轉院了。醫護團隊能不慌不忙,辨別緩急輕重並有效率地把動物的情況穩住,最後能把在死亡邊緣的動物都救過來。 這的確是從事動物醫療最大的滿足感!

你可能會問,每晚真的會有這麼多急症嗎? 答案其實是不一定的。一如人的公立醫院,真正處於生死存亡的病例只佔少數,當中也有不少是濫用的。很多時候是動物主人無知,也有些是主人過份緊張,獸醫只要先診斷了方向,為動物作初步治療,就可待早班醫生回來跟進。有時是要醫生安撫主人的情緒多於醫治動物的病情。當然,從愛護動物的心態去看,我還是寧願主人緊張一點的。總好過愛理不理,看著動物一星期不吃東西才施施然跑來看急症。

 

非牟利獸醫診執行主席 麥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