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6年7月2日 動物的痛


我從來不知道,究竟動物的忍痛能力有多強,或比人類更能承受幾多陪的痛楚。

動物絕對是有痛感的,而且應該不低。你試過為貓貓剪指甲時剪深了一點嗎?貓咪一定會發狂的大叫,向你投訴。 或你一不小心踏了小狗的腳,牠們都會高聲尖叫。但奇怪是,在非常時期,動物的堅強會令人難以置信。

上星期在港島置富花園救了一隻傷重的唐狗。 唐狗被街坊發現時右前手是已經斷了一截,骨頭露出來,血一直流著。一般陌生的狗要捕捉都並非輕易的事,但這隻狗已極度虐弱,瘦得只剩一排骨,義工很容易就安全把他送到診所。經過獸醫檢查,相信狗的手已斷了一段時間,身體已大量失血,已且身上還有多處傷口,並引來食肉蒼蠅的襲擊,身體被虫噬咬了幾個大洞。狗狗被安頓在醫院留醫,看見牠終於可以合上眼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好的,醫護都感到很安慰。而在留院這一個星期,我們沒聽過狗狗哭叫一聲,每日都是很安靜的睡覺。

對於一隻狗可以忍受抵受如此劇烈的痛楚並堅強活下去,實在匪夷所思。在診所工作期間見過無數動物重創,都是非正常人類可以承受的。幾年前救過一隻街貓叫「乖乖」,她兩隻後腳被鏹水浸沒了膝,像被火燒得紅紅腫腫的大了兩倍。 她躺在公園兩天才被救起,沒有人能明白一隻小貓咪如何可以承受這難以想像的痛楚,堅持幾十小時。乖乖在醫院裡瑟縮在一角不吃不喝,誰都知道她是痛到入心入肺入骨的,但卻從來沒有哭叫一聲。

前兩個月獅子山上有一狗狗被人用箭射穿了肚皮,在山上混了幾日才被救下來。肚皮兩邊穿了兩個大洞竟還懂得向人擺尾。 還有被人齊口斬斷後腳流了一星期血才被救起的「麗麗」。還有無數被食肉蒼蠅噬去了身體各部份的流浪動物。整整失去了半邊臉的有,整個肚給噬穿了至內臟的有。 那些被車撞到骨折得亂七八糟的,盤骨碎裂,骨肉外露…這些動物都堅強得不合乎常理。他們留院治療期間卻都是溫馴安靜的。往往只在康復後稍為精神一點,扭著要吃要玩才大吵大鬧。

在這些動物身上,我們認識到人類的自私,也為自己的軟弱慚愧。

 

非牟利獸醫診執行主席 麥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