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6年12月20日 now新聞 我們都是騙子


曾經有一位好朋友跟我說,很支持我的動保工作,特別是反狗肉節。但我說在中國吃狗肉是很深遠的文化,要改變這個飲食習慣,就要改變人心,絕不是「狗肉節」本身的問題。而且即使沒有狗肉節,也不代表中國人會善待動物。於是輾轉說到茹素的問題,香港人雖不吃狗,但在餐桌上對動物的傷害,也不遑多讓。 對話及此,朋友就認為我太離地了,愛護動物就要吃素,實在強人所難。

這也是我一直感到大惑不解亦耿耿於懷的地方。愛護動物和不吃動物本來就是邏輯上直接掛勾的,由A就必然推論到B,無論如何也可不能各不相干吧。即使不能做到全素的理想(我自己也未做到),但逐步去減少肉食,告別所有剝削動物的制品,必然是我們人生的大目標。為了不傷害動物,出於惻隱之心也好,公義之心也好,茹素的確是唯一的道德選擇!然而我認識中很多愛護動物的人都認為這是很離地的一件事,而絕大部份的動物組織都沒有素食這個議題。

上星期六我邀請了「我醫我素」的作者盧麗愛醫生來我機構做了個「我醫我素我愛動物」的講座,顧名思議,這是一個從「愛護動物」出發的素食講座,但出席的人比預期少很多,算是我意料之外。我就是天真以為愛動物的人都應該對「素食」這個題目感興趣吧:從動保的角度為何要吃?從醫學的角度要如何吃?而盧醫生的確是一個「殿堂級」的素食推動者,是專家中的專家,我有到過她在別的場合的講座,都總是座無虛設。但偏偏,平日我在動保運動的示威遊行見過的熟悉臉孔那天都沒有出現,當日的聽眾,原來大部份都不是圍內的「動物人」。

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釋這個現象。 會不會是很多「動物人」想迴避這個問題?又或者認為不吃動物太不切實際太離地,自己根本辦不到,聽也沒意思?又或者根本覺得「保護動物」和吃素是兩回事,不應混為一談?

那天席上有聽眾問到盧醫生關於蜜糖的營養問題,盧醫生直言蜜糖是不公義的,不應吃,也就沒必要談什麼營養價值。 蜜蜂一生奔波勞碌換來什麼成果?除了被我們這些騙子們冠以「勤勞」的美譽外,就什麼都沒有。養蜂人騙去了他們的食物,換取豐厚的利潤。而所謂「養」,也只不過是餵飼廉價的白糖水而已。聽到這裡,我一臉慚愧之餘(因我家中還有一樽所謂有機蜜糖),更再一次肯定素食是一個公義的議題多於一個愛心的議題。也明白了何以愛貓愛狗的朋友不一定支持吃素的道理。

我開始懷疑香港人一直是在爭取「寵物權益」,而非動物權益。我們騙了動物,也騙了自己。

P.s.自由黨的確有個叫「寵物權益關注組」的東西。「寵物權益」大抵是指「寵物主人」的權益吧。

上周六於NPV教育中心舉行的「我醫我素」講座。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19800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