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6年11月15日 now新聞 真的假不了


常理是,社會越進步越文明,人的道德水平越高,虐待動物此等野蠻的行為會越罕見。事實如是嗎?

香港人普遍算有愛心。一講到虐待動物,一般都會嗤之以鼻!特別是年青一代,看到小動物被人殘害,反應都會是「變態㗎!」然後抱著自己的寵物BB說:「BB你好幸福呀,你知唔知?!」

但虐待動物真的只止於那些變態兇徒的變態行為嗎?而我們都可以心安理得的置身事外?

以皮毛業為例,昔日,著皮草這種虐待動物的行為只屬於富豪級的奢侈玩意,但今時今日,平民百姓都可以參與了。的確,稍有良知的文明人都會杯葛皮草業,但卻冷不防皮毛製品已靜俏俏的進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 除了很多人都會擁有一兩件由血腥鵝毛製成的羽絨外,我們都不為意自己身上披掛著不同形式的動物屍體,而它們都不是什麼必需品,只是和生活完全無關痛癢的裝飾。而最重要是,它們極之便宜,你我垂手可得。動物,可謂被殘害於不知不覺間。

今日我們隨便經過鬧市如旺角銅鑼灣,很容易就會找到很多很別緻很漂亮的動物公仔吊飾,這些「小動物」,為我們的背包、手袋、手機增添了很活潑跳皮的趣味。而由於售價便宜,幾十元有交易,誰都會以為那是仿製品,沒可能是真的。但大家有否想過,今時今日,要製作一件仿真度極高的動物皮毛製品,其所需要的技術、工序、手工絕對比一隻動物生命昂貴。因為在很多地方如中國大陸,動物根本不值錢。用最原始當然亦最殘忍的方法隨便劏一隻兔仔,剝下牠們的皮毛,製成一個鎖匙扣吊飾成本可能只是十元八塊而已,誰還會去仿真那麼笨。

有記者朋友到旺角隨手買了幾隻毛公仔給我「驗身」。 我拿起其中一隻兔仔,閉著眼雙手感受那厚厚的毛,那種綿密、那份柔軟,溫暖而具彈性,我以為在摸我家中的貓貓。我已百份百肯定那是真兔毛。 那我當然不能全憑感覺,於是找來了專業的時裝業界朋友幫忙。 她說驗證有幾個步驟。最簡單的方法是「吹」。輕輕向毛面一吹,如果毛毛被吹動後很快又返回原來的位置,反覆試不同的部份都如是,那應該是真毛。假的毛由於缺乏天然的柔軟度,被吹動後會停留甚至不會返回原位。同理,可以試用手指去梳毛,假的毛會留下明顯的坑紋,真的毛很快就回復本來的綿密狀態。

然後可以檢查毛的末端,真的毛通常是連著動物的皮,所以毛的末端應是皮底。至於假的就可能是織在布底或其他物料上。

最準確的測試方法是用火燒,真毛被燃燒時,尖端會迅速斷裂,很快燒成灰燼,用手輕輕一擦,已變成黑黑的像炭屑般的粉末,並有強烈燒焦的味道。至於假的只會慢慢的燃燒,毛會蜷縮成球狀,帶有化學品氣味。

這些測試不難做,要分辨毛的真偽殊不困難。但請不要去買一兩隻回家試了,因為多買一隻就多死一隻。而且都死得很慘。

其實重點也不在你買的那一隻是真還是假,反正這種「消費動物」的潮流就是變態的。即使你買了一隻是假的,別人看在眼裡只會覺得漂亮,燃起了他們去趕時髦又買一隻的消費意慾,如此,就總會有為數不少的動物受害。

我雖然說過動物權益運動是最艱辛的社會運動,因為要爭取動物權益我們就少不免要放下一些人類自己的權益。但說到要拒絕購買這些毛公仔吊飾,放棄如此無關痛癢的無謂消費,真的說不上該是什麼犧牲,但就輕易拯救了無數無辜的兔兒,功德無量。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198004&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