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5年9月5日 信報 人道毀滅以外的選擇


 我在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工作,有很多機會診治一些流浪動物,由於他們長期在街上或郊野生活,暴露在很多意外受傷的風險下,嚴重的外傷極為常見。年幼的街貓妙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小貓咪妙妙由義工救來診所,懷疑是被車撞到。小貓十分虛弱,而且半邊面孔血肉模糊,其中右眼已經嚴重萎縮,在皮肉間發現過千的蛆蟲在蠕動。微小的身軀不停抖震,亦因痛楚不斷哀鳴。 在一般人心目中,動物經歷如此嚴重創傷,為了減輕他們的痛苦,是應該人道毀滅的。但我們不想做一個輕率的決定,於是花了更多時間金錢為妙妙做個詳細的檢查。

我們先為牠照了x光,確定了沒有嚴重的骨折。然後從照超聲波顯示,體內並沒有其他器官破裂。最後我們都鬆一口氣,妙妙的病情是集中在面部的嚴重,一面的耳和眼應該保不住,但康復後應該可以保持很好的生活質素。所以並決定把牠留在住院部,先開始洗傷口和服抗生素為主的療程。

住院期間,我們先在妙妙右邊面部的傷口上灑上殺蟲粉,希望把傷口裡的蛆蟲逼出來,再注射殺蟲針,把殘留在體內的蛆蟲殺死,留待身體慢慢把蛆蟲屍體排斥出來。然後每天用消毒藥水清洗傷口兩次,再在表面加上清創凝膠(intrasite gel),以幫助滋潤死去的面部組織和吸收傷口分泌出來的濃液,促進傷口癒合。當然,痛楚管理也是很重要的,期間縱然妙妙已服用止痛藥,但仍難忍清洗傷口時的痛楚,但溫馴的妙妙卻從來沒有主動攻擊我們,只會卻不斷發出哀鳴。

大約一個多星期後,靠著年輕的自我康復能力,妙妙的傷口已開始好轉,蛆蟲的屍體已全部清除,濃液也大量減少,傷口開始變得乾爽,妙妙的胃口也大增,慢慢變得活躍起來,也不害怕洗傷口了。但我也不能急於施行手術,以防縫合後濃液積聚引致再度發炎。

大約大半個月後,妙妙的傷口沒有濃液了,已癒合到一定程度,適合做手術了。手術途中我們把牠的傷口縫合,也摘除了牠那嚴重萎縮的右眼珠及整齊切去了他的耳殼。手術後妙妙康復得非常快,在籠裡都生龍活虎的。他的右邊嘴角因傷口縫合而微微向上,就如蝙蝠俠裡的小丑一樣,很配合牠淘氣貪玩的性格。

我想指出,只要肯額外付出多一點,其實大部份流浪動物的傷病都是可以治癒的,並不一定要走上人道毀滅的路。今日妙妙已被領養了,每日和其他貓貓玩得不亦樂乎,成為了家中的小霸王。這正正是為我們每日的工作加油打氣,為流浪動物們帶來更多的希望!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 關凱玲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