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5年12月13日 信報 實習天使


電視每晚在播著劇集「實習天使」,道盡一班醫院護士的甜酸苦辣。我看了些片段,很自然就會聯想起在我動物醫院裡工作的住院護士。雖然未必像電視劇所描述的那麼戲劇性,多姿多采,但他們的辛酸,絕對有過之無不及。

在動物醫院裡住院部工作的護士,和大家認識的人醫院裡的護士其實也大同小異。最不同的當然是我們照顧的是動物,不是人。

在較具規模的獸醫診所裡一般都會分開獸醫助護和住院護士。前者是獸醫的左右手,每日協助獸醫看診、動手術,救急扶危,衝鋒陷陣。而住院護士則一直留在大後方,在住院部照顧著每一隻留院接受治療的動物,工作就像大家在電視所看到的,包括:監察病人(動物)病情、定時做各項的檢查、餵藥、餵食、照顧病人大小二便、處理紀錄及文件……看上去都是一些不甚有趣甚至有點厭惡性的工作。而且往往到動物康復之時,主人大都會將功勞歸於醫生及前線助護,而忘記了這班無名英雄。以我自己醫院為例,很多護士都選擇跟隨醫生在前線「博殺」,都不太願意被調往住院部。一天到晚對著病重垂危的動物,情緒也好不到那裡呀!

然而,總有人選擇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我醫院住院部的十多位護士,一直都忠於崗位,每日看似都是做同樣的工作,但原來對於他們來說,幾乎每日都是不同的,不同的動物,不同的病情,不同的治療,不同的名字卻都同樣是生命,都帶給她們同樣的期望:沒精打采的進入醫院,活活潑潑的離開。

特別是一些遭遇不幸命途坎坷的動物,好像多年前被人砍去後腳的「麗麗」,被人削去半邊面的「miu 仔」,雙腳被鏹水燒毀了的「乖乖」,上兩星期被人用箭射穿肚的大耳……能見證著這些動物逐漸康復,到最後扭轉命運,找到新的主人重獲新生,這都是住院護士的特權,並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交換或代替的。

住院部的護士長告訴我,每日上班都要懷著興奮的心情,要趕回去看看邊個邊個今日有沒精神一點?邊個邊個肯進食沒有?到看見牠們忽然對碗上的食物有興趣,那怕只是用舌頭輕輕的往食物舐幾下,姑娘都會開心到飛天!看見一隻長期便秘的病貓終於肯「便便」,她們會尖叫起來:「佢肯便便啦!!」又有誰會明白,動物的便便如何為今時今日的年青人帶來如獲至寶般的快樂! 如果有病貓突然發難向護士狠狠出拳,即使被抓傷,我的護士都會很安慰的說:「牠終於精神起來了。」

她們都是在戰場上的實戰天使。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