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5年11月21日 信報 生命重組工程



在NPV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每日都要處理很多嚴重傷病的動物。尤其是那些長期在戶外生活的社區動物或被遺棄動物,他們的傷患往往是長期的、慢性的。開始時可能並不嚴重,但一直得不到治療,創傷可能成為不可逆轉了。

金b就是其中一個不幸的貓咪。大概六個月前他是我們的清潔女工在街上被救到NPV
的。要用半年時間去治療一隻貓,可以想像治療過程雙方面對的困難。躺在診症台上,金b站不起來,也走不動。身體裡有看不出多少處骨折與創傷,其中一隻腳是明顯嚴重扭曲折斷了。而明顯他是在承受極大的痛楚,但縱然如此,這隻小貓竟然還會逗姑娘玩樂,這才真的教人不忍心放棄。

我們為金b照了多張不同角度的x ray,在多處骨折中發現,竟然有很多是很舊的創傷,而且有些骨頭已自己癒合,都生得亂七八糟。當中也有些是剛剛折斷的。他骨折的地方包括:右股骨,右脛骨,左脛骨和左尺橈骨,而兩邊肩骨都已變形,應該是舊傷但缺乏治療的後果。此外,還有許多肋骨的骨折,有些在癒合中,有些已癒合了。綜合看,金b就像一個破爛了的畸型機械人,卻依然頑皮。當時我的初步診斷是,如果排除了變態狂徒的蓄意虐待,他可能患了成骨不全症osteogenesis imperfecta. 是天生很容易出現骨折的。

我們計劃在第二天進行手術,目的是穩定及接駁新的骨折,並檢測可以為畸形癒合的舊創處做任何矯正手術。手術用了3個小時,重建了右股骨,並對齊左脛骨,用夾板固定了,把畸形的地方盡量矯正,但太堅固而不做成痛苦的舊創處,我們就順其自然了。手術後,金b被限制在醫院裡一個很狹小的籠子。開始時他當然很不快,但愛心爆棚的姑娘每日都為他制造新玩具,讓他忙著探索,又不影響康復。慢慢他也習慣了。

經過幾個月來的休養、觀察、一個又一個的手術、慢慢的,金b終於可以站起來了。雖然動作不大,但樂觀的他已經很快樂了。但我依然很擔心他的骨頭生長會不穩定,所以一直不讓他出院。直至有一天,他真的可以走動了,一個浩瀚的工程才算是完成了。現在金b由照顧他的一位姑娘收養了,這樣我才比較放心,因為只要金b又再出什麼狀況,我都知道他會第一時間回來找我。當然我不想有這樣的一天。

耐性與愛心,始終是動物醫療不可或缺的元素。

非牟利獸醫診所 姚俊豪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