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2014年4月9日 AM730 男人為動物流淚


動物醫療,可能是經歷得最多生離死別的行業。

動物的生命週期比人短很多,以香港人主流飼養的寵物貓狗為例,一般平均只有12 歲。如果你一生人都會有寵物作伴,即使你同一時間只養一隻動物,也要經歷起碼五至六次的生離死別。

而我,在一間可能是香港最繁忙的動物醫院工作,每日都有過百隻動物求診,住院部長期有幾十隻動物留院,每日都會有動物因為不同的病症離開。加上我們做很多拯救流浪動物的工作,見證「慘死」的機會就更多。

我曾經以為總會有習慣(麻木)的一日。 但七年過去,卻竟然是見得越多,人越難過。

我最怕看見的是大男人的眼淚。可能是鐵漢見柔情,份外touching。還未及安慰人就陪哭起來。 尤其是當一個男人為一隻動物流淚,心膽顫動,教人動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狗狗離開後,爸爸帶小朋友來跟狗狗說再見,小朋友天真的問「狗狗點解要死呀 ?」「狗狗去邊呀?」「我想倍佢—齊去呀!」小朋友沒哭,爸爸卻泣不成聲,那種由胸口一湧而上鼻子的酸,很催淚。

有位客人是做機場特警的,也間中客串電影做大隻佬的角色。他的小松鼠離開的那天,他在診所抱著小狗哭了幾小時,休息一會又再哭幾小時,如是者一直伴著小狗的屍體哭了一天。第一次見證感情和體形是成正比的。
最近好朋友vivian的八哥「肥妹」不幸遇上惡性淋巴腫瘤,大家都知道大限將至。那一天她爸爸帶肥妹到診所準備接受手術,老爸一言不發的抱著「肥妹」,眼淚沒聲沒色的不停從眼眶流出。 那份哀傷,比呼天搶地的嚎哭更教人難受。

最動人的眼淚,我說是男人為動物而流的眼淚。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 FB: http://www.facebook.com/mark.mak.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