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20年1月31日 過年 AM730


 

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兒時最期待的就是過年!由年廿幾開始,就數算著未來快樂的日子,買新衫,和媽媽去辦年貨,家人一起造角仔蛋散,行年宵,食團年飯,四出拜年利是……盡興到年初七,最後總是那麼依依不捨。「過年」成為了我們這些六、七十後最深刻的童年回憶。

 

到我長大了,不再那麼喜歡熱鬧,也不在乎那些利是,我以為自己開始討厭過年,覺得很多無謂的繁文縟節。不喜歡去拜年和被拜年,行花市也覺逼人太甚!到今年來一個空前冷清的農曆年,才教我重新懷念那失去了的過年氣氛。

 

其實很早大家就預期今年不可能過一個正常的新年,政府不回應人民的訴求,逆權運動就不可能畫上句號,當有年輕人已身陷牢獄,有很多人還被扣押,無數人要面對漫長的訴訟,我們還可以期待一個怎樣喜慶的新年?你教他們抱著一個甚麼心情過年,還說得出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嗎?還是見面說一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像我這些貪生怕死的和理非,假若假期偶爾嘗到點快樂,也於心有愧!

 

​​​​​​​但誰又料到一波還未平息,又來一個「武漢肺炎」來賀年!年宵固然一早取消了,但市民就連行花市也卻步,基本上人多的地方就可免則免。我家裡一枝花也沒放,連「全盒」也沒有準備,因為不會有人來拜年。所有傳統的大型節慶活動都取消了!大部分市民都安在家中,只跟自己熟悉的家人共處。幾天假期,大部分時間我都是抱著家中的貓貓,最高成就就是年初四到郊外走走,吸點新鮮空氣。

 

​​​​​​​我不知道我是懷念昔日過年的歡樂,還是懷念昔日的香港!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