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20年1月24日 野味吃不盡 AM730


 

 

內地又爆發疫情了。這個「又」字,倒有點意料之內的意思。雖然這個「武漢肺炎」還未確診出真正源頭,專家只稱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但大部分的說法都與「食用野味」有關。大陸官方也傳出病毒來源為野生動物,也極可能是大陸近年很受歡迎的野味「竹鼠」,竹鼠比一般的老鼠體形更大,體重約2至4公斤,由於屬於低脂、高蛋白的肉類,是內地新興的美食。近日網上也瘋傳一內地「烹飪KOL」拍片教授烹煮一道「寬油竹鼠」,更在字幕寫道「竹鼠雖然很可愛,但是肉真香」。

 

我這裡無意醜化內地人的飲食文化,也無意泛道德主義地將身體健康拉到道德層次去討論。因為邏輯上,哪管你再不道德,也不等於你身體會出毛病。反過來即使你是聖人,也不代表你會百病不侵,長命百歲。問題是,我們已活在一個全球化的世代,廉航、高鐵、一帶一路……令國家、城市之間往來空前頻繁,往返各地在彈指之間。撇開旅遊不計,因為經濟互動而無可避免地每日有幾多百萬人在這個經濟大國穿梭往來。中國人又如何洪水般湧到世界各地。飲食文化已不單純是個人喜好或傳統習慣的議題,而是牽涉到世界衛生的問題。即是我不批評內地人肆食野味是傷害動物、破壞大自然生態的惡行。但像中國人如此無底線的去肆殺肆食野生動物,這種不顧後果的高風險行為,最後要承擔後果的幾乎是全世界。君看在武漢餐館裡,孔雀大雁蠍子蜈蚣狐狸野兔駱駝刺蝟,可謂天高地闊海深都可以抓出來吃,喊不出名字的也可以吃。如此下去,今次疫情受控了,不久將來不知哪一省市,「又」會爆發新疫情了。

 

在內地,真的不能禁野味嗎?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