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20年1月17日 這一代的童真 AM730


 

角色扮演,幾乎是所有人童年的主打娛樂之一。 我的年代最熱門的是扮超人,扮怪獸。 也不是人人都喜歡做正派的,當我哥哥每次都搶著做蒙面超人,我反而喜歡做不同動物化身的怪人─蜘蛛、甲蟲、蜈蚣……甚麼都可以變成怪物。後來武俠片當道,陸小鳳、西門吹雪、葉孤城、李尋歡……就紛紛上身。這都是我們老餅一輩歷久常新的甜蜜回憶,這個時代的熱門角色應該是超級英雄吧,鐵甲奇俠、美國隊長、雷神……我見小朋友們更是落重本的添置服裝道具,不再像昔日我們的屋村窮小孩,無論扮正扮邪,都是披一件斗篷就算,童真搭夠。

 

但原來今日香港,最潮的角色扮演是這樣的。某個夜晚,我路經深水埗北河街,看到兩個年紀約七、八歲的男孩。小孩A把B按在地上:「你個死暴徒,你信唔信我打X死你!」小孩B反抗:「你個死黑警!又唔做嘢!又唔讀書!」A當然不示弱:「你係死曱甴呀!你返入去坑渠啦!」兩人依然停留在口水交,互不相讓。B擺脫了A,A又上前追!「你唔好走呀!我要拘捕你!」「死開啦,你個死毅進仔!好仔唔當差,當差正XX!」「我X你老X!」火藥味爆了!由起初的嘻嘻哈哈變得兇神惡煞!很快就真的打起來!雖然沒有頭破血流,但也看得出咬牙切齒,拳拳到肉。慶幸那個「黑警」手上沒有警棍,那個「暴徒」手上沒有磚頭!

最可怕是途人也不以為然,有些更來吶喊助興:「打x死佢啦,唔抵可憐」!看來社會都接受了這種撕裂,也時刻維持著一種敵對狀態。這一代年輕人幾乎被毀滅了,上一代不感到可惜,而未來下一代亦要繼續承受這政治鬥爭的苦果!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